Australia-Is the "Tianjin Hemp Flower" car that appeared on the road a human trafficker? | Australia Chinatown

Release your eyes, put on headphones, and listen~!
传说中,人类社会始终存在影响世界的神秘组织,国外有 " 共济会 ",其上有 " 光明会 "。近代国内。。。
            传说中,人类社会始终存在影响世界的神秘组织,国外有 " 共济会 ",其上有 " 光明会 "。

近代国内,也传说过精通建筑方术的 ” 鲁班匠人 “,和挑战预言家能力的 ” 赊刀人 “。

到了现代,我只能说中国唯一的神秘组织只有 ” 天津大麻花 ” 了。

他们多开着银色面包车,拉个透明玻璃货柜,里面是与小小车身十分违和的巨大麻花。

你可能经常在路上看到这样的车,却很少有机会窥见车内真容。

当你在微博上搜索 ” 天津大麻花 ” 时,得到的结果往往是↓

关于 ” 天津大麻花 ” 有着种种诡谈,有人说他们是间谍、特工,有人说他们是黑衣人,最恐怖也最盛行的说法是:

他们是偷孩子的?!

天津有两种天津人自己都不吃的特色美食,一是旅游景区的狗不理包子,二是麻花车上的 ” 天津大麻花 “。

尽管都是面粉、白糖、植物油,几条长面拧一股。但 ” 天津大麻花 ” 车上的麻花大得属实过分。

天津本地麻花常规大小

在天津,这种尺寸,要么插在店里当吉祥物,要么在陈列柜里破吉尼斯世界纪录。

” 天津大麻花 ” 车,频繁流动在中国各地,除了天津本地。

” 大麻花 ” 车很少停泊,永远都在路上,虽然玻璃柜上印着 ” 招手即停
“,但据网友反映:除了交警,没人能伸手把他们拦停。

如果毕赣再拍公路片,我建议他就把摄影机架在 ” 天津大麻花 ” 的玻璃柜里,既省经费,还有内味。

他们足迹广阔,又极为下沉;无论是海南岛还是新疆公路,都有 ” 天津大麻花 ”
的目击报告,天津大麻花就是中国的公路吉普赛。

新疆独库公路目击资料 图片来自 ZAKER

他们还没有地形焦虑,无论多难走的山区丘陵、狭路窄道,” 天津大麻花 ” 一概平趟。

2020 年,云南省西畴县一位网友声称拦住了 ” 天津大麻花 “,但麻花又贵又难吃,觉得不像正经生意人。

经查,云南省西畴县,岩溶峰丛、溶蚀洼地,海拔 1900m,最牛逼的悍马也在本地抛过锚。

云南西畴地势图 山高谷深

因为地势险峻造成的意外交通事故更是时有发生。” 天津大麻花 ” 特意钻到这里,属实令人费解。

据网友们总结,” 天津大麻花 ” 踪迹遍布全国,目测却基本没有生意。

所以,有人推断:

卖麻花是掩饰,他们其实是在各地秘密采集信息的 ” 间谍 “。

老大姐在盯着你

所以,当他们偶尔停下做生意,坐在随车携带的塑料凳子上发呆时,大概是在执行某项监视任务。

除此以外,网友们还发现:

白天,” 大麻花 ” 的驾驶舱玻璃总是涂黑或者贴上反光膜,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黑夜将至,他们总会在荒郊野外停留、结群,从不住酒店。

诸多不合常理,让整个事件更加扑朔迷离。

” 天津大麻花 ” 神秘组织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在 2010 年前的互联网世界里,网络谣传着这么几个人贩子组织,分别是 ” 专修楼房漏水 “、” 卖衣架的 “、” 卖切糕的
“,以及 ” 天津大麻花 “,这些流动商贩有这么两个特点:永远在路上,永远生意冷清。

2009 年,有人发现 ” 天津大麻花 ” 的玻璃货柜与车底存在一个隐秘的夹层,结合其他许多疑点,于是就产生了一个 ”
天津大麻花 ” 最耸人听闻的传说—— ” 他们是卖小孩的 “。

” 天津大麻花 ” 偷孩子的故事就此流传出各种版本,在互联网上经久不衰。

据我调查,谣言的发端应该在 2013 年,” 天津大麻花 ”
车没有具体地点,但主要的作案手法是在麻花里掺迷药,将小孩塞在夹层里。

回帖的网友还细化了小孩子的数量——两个。

2014 年,这个谣言已经具体到了见证人和发生地,比如听姨妈、外甥女说的,在淮口加油站偷的,孩子数量直接变成了九个。

那么小的夹层塞进 9 个孩子——四 维 空 间

2015 年,” 天津大麻花 ” 偷孩子的地点又变成了合肥加油站。

还配上了触目惊心的图片,并扬言此事已经在安徽、四川、河北等地发生。

此图片已被证实是谣言

人心惶惶又捕风捉影的信息沸沸扬扬,但警方却始终没有接到过真正关于 ” 天津大麻花 ” 偷孩子的报案。

相反,直到 2015 年,阳朔警方抓住了散播 ” 卖天津麻花车里藏小孩 ”
的网络造谣者,但天津麻花谣言治标不治本,依旧存在。

小孩没被关在夹层,他自己被关了 10 天

随着时光流逝,人们对 ” 天津大麻花 ” 的探索欲反而变本加厉了。

直到今年,仍有网友为摘掉 ” 大麻花 ” 组织的头套,连续追踪一辆麻花车 25 天,跨 3 省 12 市。

陆续有一些网友也加入了追踪 ” 大麻花 ” 的队伍,但相同的是,他们都没发现 ” 天津大麻花 ” 跟偷孩子有什么关系。

关于天津大麻花的探秘,基本都以荒诞收场。

就像行走的 ” 天津大麻花 ” 背后,是一种同样荒诞而真实的生活。

” 天津大麻花 ” 的车辆牌照,几乎都是 ” 皖 D(淮南)” 或者 ” 皖 K(阜阳)”。

这些麻花商贩不说 ” 介似嘛 “,也不会在找零时送你段相声,言语间都是地道的阜阳口音。

” 你可以在国内任何地方见到这种流动的‘天津大麻花’,除了天津自己。”

因为,因为市面上的 ” 正宗 ” 天津大麻花,多是安徽产的。

《太原晚报》 2012-03-02 热线新闻

更确切地说,全国各地满街跑的 ” 天津大麻花 ” 几乎都来自安徽省阜阳市颍上县的 ” 黄坝乡 “,当地称其为 ” 麻花乡
".

黄坝乡所隶属的阜阳市颍上县,地势南洼北高,夏多暴雨,长期易有旱涝灾害。

早年的黄坝乡人深知,光靠种地是过不上好日子的,想要脱贫必须动动脑筋。

再加上当地种植小麦,自来有炸馓子的传统,麻花又最容易保存,所以综合一考虑,不如就卖麻花吧!

黄坝乡拥有一定的麻花制作工艺,但可惜人们只认天津大麻花。

于是他们就贴上 ” 天津传统大麻花 ” 的招牌,开着一辆辆日昌面包车驶出黄坝乡村口,就此拉开一场商业游击战。

据 ” 阜阳信息港 ” 记载,以黄坝乡贾岗村为例,2009 年全村总户数 878 户,进行大麻花生产经营的占 800
多户,2339 个劳动力中有 2100 多人靠卖大麻花为生。

巅峰时期,整个黄坝乡约有 8000 人在外地开小货车卖麻花,夫妻两人一车,年均毛入 10 万元以上,全乡大麻花销售额估算在 4
More than XNUMX million yuan.

很多读者肯定会问,他们不是很少停下做生意么,如何做到销售额这么高的?

这也就是 ” 天津大麻花 ” 的终极秘密,他们的反常举动其实是一套商业逻辑。

他们追求高客单价,所以做的大麻花体型巨大,密度高十分压秤,加上易碎,一刀下去大几十起。

一位网友提供的交易记录

很多人把它与新疆切糕并列,称为 ” 一刀马化腾心碎,三刀马云流泪 “。

由此必然造成回头客极少,所以他们必须永远在路上寻找蓝海,不能频繁长久地停泊。

他们一方面要提高收益,另一方面要降低成本。

把车窗涂黑是为了住在车里,从而节省住宿费用。

他们总在荒野集群,同样是为了远离市区,暂时休憩。

把他们 ” 秘密集会 ” 的照片放大,发现他们是为了在车间挂起绳子晾衣服。

那个被传说锁着孩子的夹层,其实是他们的移动厨房,由此做到衣食住行全在车上解决,丰田级别的成本控制。

” 天津大麻花 ” 老板向一位拍客展示夹层

” 你以为的神秘诡谲,其实都是财富密码。”

也许,曾经国内拐卖儿童的案件频发,导致行踪诡异的 ” 大麻花 ” 莫名背了锅,但人们现在确实越来越讨厌 ” 天津大麻花 ”
The.

国民不再对糖分感到饥渴,天津也已经不再遥远,大家开始担心高油脂带来的健康危害,质疑长期保存的食品安全问题,诘问食品溯源的问题……

宰客行为的发生,更使大麻花在神秘传说以外蒙上了一层阴影。

所以,” 天津大麻花 ” 不再好吃了,甚至成为各地 ” 狼来了 ” 一般的防卫对象。

在 1996 年,有黄坝乡村民靠卖天津大麻花年入 16 万元,当时足够在当地买一单元的楼房。

而今天,路上的 ” 天津大麻花 ” 还能驶向何方,或许他们自己也不确定。

鲁迅先生曾在 《而已集 · 拟豫言》中说:” 茶店,浴堂,麻花摊,皆寄售《现代评论》。”

曾经,麻花摊是先锋文化的寄放地,现在麻花摊伴随的是草根 KOL 的流言蜚语。

今后,” 天津大麻花 ” 车要么会彻底消失,要么会变成一场流动的行为艺术。

如果有一天,你看到一辆 ” 天津大麻花 ” 车飞驰在路上,要是单纯为了猎奇,请你不要招手。

对于这个神秘组织最大的善意,就是不要给他们的生意强加意义。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Welcome to the news to discuss cooperation! 】WeChat subscription account: news-china-com-au

Related posts

People have appreciated
Literary world

Australia-Beijing launches new regulations to control religious clerics: support the leadership of the CCP | Australia Chinatown

2021-2-14 0: 00: 22

Literary world

澳大利亚 - 爽到飞起的“采耳”,会是新的风口吗? | 澳洲唐人街

2021-2-14 0: 05: 21

0 replies AArticle author Madministrator
    No discussion yet, let me talk about your views
Personal center
shopping cart
coupon
Sign in today
New private message Private message list
Search
Fulfill your dreams!Sign up for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