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ralia-the suffering master is coming!Biden's consultant is Silicon Valley's most troublesome and ruthless role | Australia Chinatown

Release your eyes, put on headphones, and listen~!
美国互联网巨头的大苦主来了。虽然在去年的美国大选期间,硅谷科技巨头们一边倒地支持民主党候选人拜登,反。。。
互联网的大苦主来了。

虽然在去年的美大选期间,硅谷科技们一边倒地支持候选人拜登,反对高举贸易保护主义和排外民粹主义的特朗普;但科技们也很清楚一点,无论谁当选总统,他们的日子都不会好过。因为无论两党谁赢,都不会改变美反垄断监管政策收紧的大趋势,都会继续推进对几大的反垄断诉讼与调查。

Beauty白宫昨天宣布,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教授吴修铭(Tim Wu)将加入美家经济委员会(National Economic
Council),担任拜登总统的科技与市场竞争政策特别助理。他是美反垄断立场最强硬的鹰派学者,明确主张应当分拆互联网;也是科技们最不愿见到进入白宫的人物。

在拜登当选之后,外界就猜测吴修铭可能进入美反垄断主管机构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他也曾经担任FTC高级顾问。但最终拜登还是决定将吴修铭招入白宫,担任自己的反垄断政策特别助理。或许这个职位让吴修铭可以更为直接地影响到美反垄断政策制定。

考虑到吴修铭在反垄断以及其他问题上的立场,他被视为是派人物。拜登将他召入家经济委员会,或许也是因为这个职位并不需要参议院表决确认,不需要担心遭到共和党议员们的反对。

家经济委员会是美负责为总统提供经济政策的专家顾问小组;他们在白宫内工作,隶属于总统办公室。委员会成员来自各个领域的专家和学者,他们的立场主张会直接影响到美总统的经济政策。

特朗普政府的家经济委员会是对华鹰派库德洛(Larry
Kudlow),诸多贸易和经济制裁政策都与他有着直接关系。而拜登政府的家经济委员会新则是奥巴马时期的家经济委员会副迪斯(Brian
Deese)。迪斯曾经担任奥巴马的经济政策特别助理(类似吴修铭目前的职位),也是2009年奥巴马救助美汽车行业的政策制定者之一。

吴修铭也是自华裔女律师戴琦(Kathrine
Tai) Ren Mei之后,拜登政府白宫的第二位华裔高级官员。两人都能说流利的中文,也都是对华鹰派。在哈佛大学法学院拿到博士学位之后,吴修铭担任过美最高法院大法官布雷耶(Stephen
Breyer)的助手,过一段时间律师之后,他选择进入高校从事学术研究。

2006年至今,吴修铭一直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担任教授,也在斯坦福等其他大学担任客座教授;他的研究专注于反垄断、知识产权和法领域。在奥巴马政府时期,吴修铭曾经出任过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反垄断问题高级顾问,后来担任过纽约检察官办公室的高级法律顾问。

2014年吴修铭还曾经以副州长候选人身份,和纽约Fordham大学女教授蒂奇奥特(Zephyr
Teachout)组成搭档参加纽约州州长选举的内初选,虽然他得到了《纽约时报》的公开背书,但依然败给了现任纽约州州长库默(Andrew
Cuomo)。2018年吴修铭一度考虑竞选纽约州司法部长,但最终放弃了参选计划。

吴修铭多年来一直着书撰文,公开呼吁加强对科技的反垄断监管。他在《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撰写专栏文章,发表了《网络中立性》、《宽带歧视》等学术文章,还出版了《总开关:信息帝们的衰亡史》(The
Master Switch, The Rise and Fall of Infomation
Empires)、《庞然大物的诅咒:新镀金时代的反垄断》(The Curse of Bigness, Antitrust in the
New Gilded Age)等着作。

“网络中立性”这个术语就来自于吴修铭在2003年发布的论文《网络中立性:宽带歧视性》(Network Neutrality,
Broadband
Discrimination),他认为互联网服务提供商(ISP)应当被视为公用设施,不应区别对待不同类型的网络服务与内容。吴修铭具有前瞻性地提议政府应当通过立法,解决problem.

在奥巴马政府时期,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将网络中立性确定为基本原则,但在特朗普政府时期遭到废弃。不过随着拜登政府的上台,网络中立性将再次成为美互联网的基石。可以说,吴修铭是美网络中立性原则的主要推动者之一。

不过,吴修铭最为人熟知的则是他在互联网监管方面的强硬态度。他很早就意识到互联网不断膨胀的经济实力与信息影响力可能会给社会带来危害,将美互联网行业目前的格局与19世纪晚期垄断横行的“镀金时代”相提并论。

在2018年的《新镀金时代的反垄断》一书中,吴修铭这样写道,“经济极端集中会导致严重不公平和实质性危害,滋长(社会)对家主义和极端主义领导的渴望。科技的巨大影响力体现在我们每日生活中,尤其是谷歌、Facebook和亚马逊。”

吴修铭在2019年公开表示,自己后悔在奥巴马政府时期没有努力推动加强对科技的反垄断监管与并购审查,“或许那个时候大家对科技行业有着过度乐观的看法”。几大科技的急剧膨胀正是在奥巴马政府任期内实现的。

过去几年时间,吴修铭与Internal派力量有着诸多共识:科技在保护用户隐私和数据、遏制平台虚假信息、公平对待小竞争对手等方面都令人失望,更在言论表达、信息获取和购物消费等领域控制着民众。他多次公开呼吁美政府采取立法和监管措施,并在去年公开呼吁强行分拆Facebook。

Massachusetts参议员沃伦(Elizabeth
Warren)对吴修铭大加赞赏。“吴修铭一直是反垄断倡导者,他一直在推动民选官员分拆和限制科技。我很高兴看到他(进入家经济委员会)。”

Beauty白宫新闻发言人普萨基(Jen
Psaki)在宣布吴修铭任命时表示,拜登的立场一直很明确,他反对滥用市场力量,其中包括了科技和他们高管的滥用行为。普萨基表示,吴修铭将推进拜登总统的议程,包括解决科技平台影响力不断增加带来的经济和社会挑战,推动市场竞争,应对垄断和市场权势问题,扩大低收入和农村社区的宽带服务。

Beauty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反垄断委员会主席、明尼苏达参议员科隆布查(Amy
Klobuchar)也对吴修铭进入白宫表达了认可。她在声明中表示,“美存在着需要迫切解决的重大垄断问题。吴修铭担任总统的科技与市场竞争政策特别助理,表明了本届政府将认真对待美的市场竞争问题。

在特朗普政府时期,美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会对四大互联网(谷歌、亚马逊、苹果和Facebook)进行了一年半的反垄断调查,并在去年先后对谷歌和Facebook提起反垄断诉讼。拜登政府不仅会继续推进已经提出的两起诉讼,还将继续推进对亚马逊和苹果的反垄断调查乃至提起诉讼。

And主导的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也在去年完成了他们对四大的调查报告,明确指出科技滥用优势地位阻碍市场竞争打压竞争对手,要求重新修订美反垄断法律对此进行结构性调整。在本届meeting,会两院已经安排了系列会,计划讨论修改美的反垄断立法,遏制科技继续扩张,刺激美科技领域的市场竞争。

吴修铭进入白宫,可以被视为拜登政府向科技发出的一个明确信号:这届政府的反垄断立场,会比特朗普政府更为强硬。而且,遏制互联网不断增长的经济与社会影响力,已经成为美两党为数的共识之一。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Welcome to the news to discuss cooperation! 】WeChat subscription account: news-china-com-au

Related posts

People have appreciated
Literary world

澳大利亚 - 特朗普放言明年报复“叛徒”参议员 党内担忧吓跑中间派 | 澳洲唐人街

2021-3-9 0: 08: 15

Literary world

澳大利亚 - 特朗普与拜登同仇敌忾 美政府将重拳打击比特币? | 澳洲唐人街

2021-3-9 0: 19: 05

0 replies AArticle author Madministrator
    No discussion yet, let me talk about your views
Personal center
shopping cart
coupon
Sign in today
New private message Private message list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