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phamvu zakudziko la South Asia ndizokhazikika, ndipo pali kusankhana pakati pa anthu aku South Asia ku Australia (Gawo XNUMX) | Australia Chinatown Immigration

Tulutsani maso anu, valani mahedifoni, ndipo mverani ~!
【本报悉尼讯】澳洲广播公司记者Karishma Luthria谈种姓制度在澳洲的延伸。以下为她的讲述。 当我上大学的时候,另一个南亚人问我我的种姓是什麽。我回答说我不知道。但正如西悉尼大学(Western Sydney University)学者穆斯塔法告诉我的那样,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种姓,你很可能是高种姓。 作爲一个来到澳洲的新移民,当我了解到种姓歧视存在於一个从地理上和文化上远离南亚的国家时,我感到很惊讶。 我在孟买长大,直到去年9月一名达利特在印度被谋杀,「达利特的命也是命」运动重新啓动,我才开始质疑种姓制度以及我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我很好奇,想知道更多关於种姓制度对澳洲人的影响,於是我开始与一些亲身体验过种姓制度的移民交谈。 从泰米尔人和旁遮普人,到尼泊尔人和不丹人,在大多数南亚群体中存在着等级制度的复刻。 墨尔本的学者和电影制作人基肖尔博士说,种姓制度跟着南亚人走,澳洲也不例外。 他说,在澳洲的一些南亚人甚至个性化他们的车牌,以显示他们为自己的种姓而自豪。 他说,这都是关於特权,都是夸耀他们的背景,大多数澳洲人甚至不知道这个人在做什麽,但印度人通常知道这个人想要向世界宣布什麽。 人力资源专业人士、达利特女性、达利特权利倡导者拉姆泰克表示,散居在澳洲的南亚人可能痴迷於弄清彼此的种姓。 她说,在澳洲见面的印度人在结束谈话时问对方的姓是很常见的,爲什麽我们要问你的姓氏,爲了了解你来自哪个种姓制度。这是一种随意的歧视。 爲了避免来自Cairns尼泊尔社区的种姓歧视,加斯米尔在抵达澳洲後更改了姓氏。 加斯米尔在澳洲经营着一家快餐店,他还记得自己刚搬到这里时,社区里的人嘲笑他的姓氏。 加斯米尔表示,在尼泊尔,他的种姓是不允许进入别人家的,在澳洲也是这样 拉姆泰克表示,由於她从事的是专业的人力资源工作,她在澳洲没有经历过典型的种姓歧视。 她说,那些有好房子、好家庭的人,他们不会谈论种姓制度。 她说,在她这样的情况下,任何歧视都不是在你面前,而是在你背後。 但对於来自低种姓的新移民来说,种姓制度并没有那麽微妙。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尼泊尔达利特男子告诉我,他在布里斯本被房东赶了出来,因爲房东是高种姓的尼泊尔人,发现他是「贱民」。 当他抱怨被驱逐时,店主让他闭嘴,说他应该爲没有透露自己的种姓而感到羞耻。 库沙尔是一名尼泊尔移民,住在塔斯马尼亚,爱上了一个高种姓的女孩。 他说,爲了不透露姓名,我把名字改成了库沙尔,过了几年,她的父母发现了这一点。 她的家人不让他们结婚。 他们一起逃走了,但是库沙尔说,她的父母过去常常给她打电话,说,回来吧,我们会给你找个更好的男人。(苏)
        <img width="696" height="451" class="entry-thumb td-modal-image" src="https://cdn.china.com.au/wp-content/uploads/2021/02/18155905/20210218045904-602df418ef952.jpg" alt="" title="INDIA GANG RAPE PROTEST" />印度爆发了「达利特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AAP)            

        【本报悉尼讯】澳洲广播公司记者Karishma Luthria谈种姓制度在澳洲的延伸。以下为她的讲述。

当我上大学的时候,另一个南亚人问我我的种姓是什麽。我回答说我不知道。但正如西悉尼大学(Western Sydney University)学者穆斯塔法告诉我的那样,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种姓,你很可能是高种姓。

作爲一个来到澳洲的新移民,当我了解到种姓歧视存在於一个从地理上和文化上远离南亚的国家时,我感到很惊讶。

我在孟买长大,直到去年9月一名达利特在印度被谋杀,「达利特的命也是命」运动重新啓动,我才开始质疑种姓制度以及我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我很好奇,想知道更多关於种姓制度对澳洲人的影响,於是我开始与一些亲身体验过种姓制度的移民交谈。

从泰米尔人和旁遮普人,到尼泊尔人和不丹人,在大多数南亚群体中存在着等级制度的复刻。

墨尔本的学者和电影制作人基肖尔博士说,种姓制度跟着南亚人走,澳洲也不例外。

他说,在澳洲的一些南亚人甚至个性化他们的车牌,以显示他们为自己的种姓而自豪。

他说,这都是关於特权,都是夸耀他们的背景,大多数澳洲人甚至不知道这个人在做什麽,但印度人通常知道这个人想要向世界宣布什麽。

人力资源专业人士、达利特女性、达利特权利倡导者拉姆泰克表示,散居在澳洲的南亚人可能痴迷於弄清彼此的种姓。

她说,在澳洲见面的印度人在结束谈话时问对方的姓是很常见的,爲什麽我们要问你的姓氏,爲了了解你来自哪个种姓制度。这是一种随意的歧视。

爲了避免来自Cairns尼泊尔社区的种姓歧视,加斯米尔在抵达澳洲後更改了姓氏。

加斯米尔在澳洲经营着一家快餐店,他还记得自己刚搬到这里时,社区里的人嘲笑他的姓氏。

加斯米尔表示,在尼泊尔,他的种姓是不允许进入别人家的,在澳洲也是这样

拉姆泰克表示,由於她从事的是专业的人力资源工作,她在澳洲没有经历过典型的种姓歧视。

她说,那些有好房子、好家庭的人,他们不会谈论种姓制度。

她说,在她这样的情况下,任何歧视都不是在你面前,而是在你背後。

但对於来自低种姓的新移民来说,种姓制度并没有那麽微妙。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尼泊尔达利特男子告诉我,他在布里斯本被房东赶了出来,因爲房东是高种姓的尼泊尔人,发现他是「贱民」。

当他抱怨被驱逐时,店主让他闭嘴,说他应该爲没有透露自己的种姓而感到羞耻。

库沙尔是一名尼泊尔移民,住在塔斯马尼亚,爱上了一个高种姓的女孩。

他说,爲了不透露姓名,我把名字改成了库沙尔,过了几年,她的父母发现了这一点。

她的家人不让他们结婚。

他们一起逃走了,但是库沙尔说,她的父母过去常常给她打电话,说,回来吧,我们会给你找个更好的男人。(苏)

    “唐人街”Fb每日分享澳大利亚精选新闻,让你随时随地知道澳洲最新 @玩乐、@移民、@生活资讯: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Takulandilani nkhani kuti mukambirane! Nkhani yolembetsa ya WeChat: nkhani-china-com-au

Zolemba zofanana

Anthu ayamikira
Kusamukira ku Australia

Mbadwa za othawa kwawo ku South Sudan amazindikira maloto awo a mpira ndikukhala omenyera nkhondo kwambiri ku Australia League

2021-2-16 20:00:21

Kusamukira ku Australia

Zinthu zopangidwa ku Hong Kong zidayamba kutchuka ku Australia ndi mtengo wapamwamba komanso mtengo wotsika, zomwe zidawakhudza kwambiri anthu aku Australia | Australia Chinatown Immigration

2021-2-20 16:29:03

0 ayankha AWolemba nkhani Mwotsogolera
    Palibe zokambirana pano, ndiroleni ndilankhule za malingaliro anu
Wodzikonda
购物 车
kuponi
Lowani lero
Uthenga watsopano wachinsinsi Mndandanda wazinsinsi
Sear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