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ralia-Multidimensional: Alesan kunaon hak aborsi di Amérika Serikat masih kénéh rapuh (Poto) | Australia Chinatown

Leupaskeun panon anjeun, pasang headphone, sareng dengekeun ~!
Nalika Mahkamah Agung A.S. ngumumkeun tanggal 5 Méi yén éta bakal ngadangukeun larangan aborsi di Mississippi saatos 17 minggu kakandungan dina sidang salajengna

当美国最高法院5月17日宣布,将在下个开庭期审理密西西比州怀孕15周后的堕胎禁令时,各大自由派媒体马上奔走相告“女性堕胎权又岌岌可危了!”“罗诉韦德(Roe v Wade)案的先例有被推翻之忧!”类似的警告其实每隔几年就会出现,美国虽在近50年前已藉“罗诉韦德”案的判决保障堕胎权,但这项权利却在不断被侵蚀,一旦保守派占据最高法院大多数席位就更有风雨飘摇之感。究竟为何美国的堕胎权如此脆弱?

目前,最高法院保守派拥有6比3的绝对优势,虽然同为保守派的首席大法官罗伯茨(John Roberts)为保持平衡更多地与自由派站在一起,但他的摇摆票已不能再起关键作用。而另外五位保守派大法官都主张限制堕胎权,其中四位曾在去年判决中支持路易斯安娜州的限制性堕胎法案,尽管该法案将导致该州仅剩的三个堕胎诊所减少至一个。新上任的保守派大法官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更是曾反对“按要求堕胎”(abortion on demand),认为“生命从受精起的那一刻开始”,也即坚信需要扞卫受精卵的生命权。

再看密西西比州的15周堕胎禁令,可谓是专为挑战“罗诉韦德”先例而设计。1973年的“罗诉韦德”案判决确定了重要的“可存活性”(viability)原则,即当婴儿到了脱离母体存活的程度(最早在怀孕23周至24周后),由于州政府存在“迫切的利益”(compelling interest)保护孕妇健康和保护潜在的生命,因此可立法限制堕胎。

但密西西比州指出,“可存活性”不适合于鉴定堕胎法律是否合宪性,因为胎儿15周已形成了各种器官,能感受到疼痛,该州因此有“迫切的利益”去保护这个未出生的生命。而一旦最高法院藉该案废止了“可存活性”原则,其他保守州势必会纷纷跟进,将大大侵害女性的堕胎权。

反堕胎阵营今年1月在华府游行、(Getty)
反堕胎阵营今年1月在华府游行、(Getty)

以私隐权保障堕胎权之失

那么,为何美国的堕胎权保障会如此脆弱?这还要归咎于最高法院1973年通过“罗诉韦德”案保障堕胎权时,未能解决堕胎的核心争议。

关于女性堕胎权,通常支持一方以女性自主权为旗帜,反对者以保护胎儿生命权为大旗。但最高法院在“罗诉韦德”案的标志性判决没有解决以上两个核心,而是通过扩宽“私隐权”(right to privacy)的含义去保障堕胎权,它未回答的问题比解决的问题要多,也引起了无穷无尽的法律挑战。

首先,“私隐权”及其蕴含范围本身就是法官疑似“创造发明”的,美国宪法中并未明确提到该词,而最高法院为解决现实问题,则将宪法第14修正案中“不经正当法律程序,不得剥夺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财产”一条中的“自由”(liberty),引申出私人生活不受侵扰的“私隐权”。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自由派当道的最高法院,通过一次次判决将私隐权保障范围扩展至婚姻、生育、避孕、儿童抚养等领域。大法官道格拉斯(William Douglas)曾在1972年裁定未婚伴侣有权使用避孕工具时着名地问道,“我们难道允许警察搜查神圣的夫妻卧室,寻找使用避孕工具的蛛丝马迹?”

出于同一思路,最高院在“罗诉韦德”案中将堕胎权也纳入私隐权范围中,这一从避孕到堕胎的延伸看似顺理成章,但是未切中要害的。因为私隐权被创造出来的主旨是保障私人领域的自由,是个人权利与政府权力的争斗,但这份自由显然不是绝对的,尤其是在涉及到一个不断动态成长的潜在生命时。政府越能证明自己拥有“迫切的利益”,例如保守派州常饱含情感地论证胎儿在第几周有了心跳、第几周活动手指等等,就越可能冲击私隐权的保障。

罗诉韦德案中的罗(左)和律师在1989年最高法院审议另一堕胎案时,高举“继续让堕胎合法化”的标语。(Wiki Commons)
罗诉韦德案中的罗(左)和律师在1989年最高法院审议另一堕胎案时,高举“继续让堕胎合法化”的标语。(Wiki Commons)

而堕胎权的核心问题,除了不受政府干扰,还有女性对自己身体存在多大自主权、能否与男性一样平等地拥有生殖自由。已故的自由派大法官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在她1984年的论文中就强调,“堕胎并不仅仅是胎儿的利益和怀孕女性利益之间的冲突,也不仅是政府和怀孕女性争夺怀胎九月的,还要考虑的是女性对于她整个人生的掌控权,她在男性、社会和国家面前的独立、自主和平等权。”

当然,由于美国宪法明显存在“女性缺席”的情况,旨在保护性别平等的《平等权利宪法修正案》(EPA)至今也未通过,最高法院当时选择运用私隐权来保障堕胎权也是一种无奈之举,反映出“以宪法为本”的巨大局限性,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导致女性在生育问题上的“自主权”和“平等权”失焦了。此后法律战往往演变为政府权力范围的拉锯,加上最高法院无法去解答生命究竟是从何时开始的难题,也留给保守团体无穷阐释空间。

而随着保守团体对限制堕胎权愈发狂热、堕胎权演变为政治问题,最高法院的政治属性越发明显,曾经在扞卫堕胎权上展现的进步性,就逐渐被削弱了。

最高院政治属性愈浓

在1973年“罗诉韦德”案刚通过时,最高法院对堕胎权的保护是最严格的,由于最高法院已通过判决将“私隐权”上升至与言论自由一样神圣不可侵犯的“基本权利”(fundamental right),因此规定政府只有在经过“严格”(strict scrutiny)、存在“迫切的利益”时才限制堕胎权。

最高法院还为此设定了孕期三段线,规定政府在孕妇怀孕首三个月完全不可干涉堕胎,第二个阶段规管(但不可禁止)堕胎程序,只有在最后三个月,也即达到胎儿体外存活的阶段——此时堕胎既对孕妇健康构成巨大风险,又伤害了胎儿的生命权——政府才存在“迫切的利益”立法禁止。这迅速地拆除了各州对于堕胎的种种壁垒。

不过在堕胎权可能成为社会共识之前,该议题就被高度政治化了,促使堕胎权争议在激烈党争间保有长久生命力。首先是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尼克逊(Richard Nixon)为吸引基督徒的支持,在1972年竞选时将反堕胎立场纳入政纲。原本支持放松堕胎限制的列根(Ronald Reagan)也在1980年竞选时转变态度,承诺会提名反堕胎立场的大法官,他最后在八年任期内提名了四名保守派大法官,使得最高法院气氛急速逆转。

p style = "text-align: center">反堕胎已经成为共和党标志性政策,图为特朗普2019年集会上聚集的反堕胎人士。(Getty)
反堕胎已经成为共和党标志性政策,特朗普2019年集会上聚集的反堕胎人士。(Getty)

最后在保守派与自由派7比2的情况下,最高法院在1992年的“宾夕法尼亚州东南部计划生育中心诉凯西”(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案判决中,为政府加强干预堕胎权开启了潘多拉的魔盒。虽然在三名保守派大法官的临时反水下,最高院巩固了“罗诉韦德”案的基本原则,但也致命地指出“孕期三段线分割法在实践中低估了各州对潜在生命的利益”,并将政府出台堕胎规管法案的“严格”标准放宽至“不当负担”(undue burden)标准,也即只要政府限制性堕胎立法不对女性堕胎构成实质性即可,抛弃了孕期前三个月不可干预的铁律,为各州限制性立法提供了广泛的模糊空间。

自那以后,多保守派州打着保护潜在生命的由头,通过实施手术前24小时等待期、父母同意条款、不必要地严格规管堕胎诊所以致其被迫关闭(例如要求诊所手术室面积和走廊宽度达到一定水平;要求诊所地址靠近医院,以便堕胎者出现并发症后转移)等方式,逐步侵蚀女性的堕胎自由。

小布什时期的国会还在2003年通过了《部分分娩堕胎禁令》(Partial-Birth Abortion Ban Act),以耸人听闻的文字描述部分分娩堕胎(即医生将胎儿身体完整取出后再粉碎)的残忍之处,将医学问题道德化和政治化以迎合反堕胎阵营,而最高法院也因在堕胎问题上立场摇摆的保守派大法官肯尼迪(Anthony Kennedy)的观念转向,在2007年以5比4裁定该禁令并不构成“不当负担”。

等到特朗普上位后,多个保守州更趁东风推出了一赤裸裸违反“罗诉韦德”案先例的法案,密西西比州的15周堕胎禁令就是其中一例。在特朗普成功在最高法院塞入三名立场足够保守的大法官的情况下,他们对于堕胎权的判决,比起说是扞卫女性或胎儿权益,更像是检验忠诚度的试金石。在本身法理基础有缺,最高法院又越发政治化的情况下,美国堕胎权在得到保障近50年后反而越发地位不稳,与全球整体走向堕胎权解放之路的大趋势背道而驰,也就不足为奇了。

Pernyataan Cetakan Ulang: Tulisan ieu dicitak deui sareng diterbitkeun, anu ngan ukur ngagambarkeun sikep panulis aslina atanapi platform aslina, sareng henteu ngagambarkeun pandangan urang.Ukur nyayogikeunPlatform penerbitan, tulisan éta tiasa dihapus kalayan pantes.Dicitak deui sarengAnjeun tiasa ngahubungi panulis aslina anu nyungkeun hapusan éta.

"Chinatown" Fb ngabagi berita Australia anu dipilih unggal dinten, supados anjeun tiasa terang berita Australia anu paling anyar iraha waé sareng dimana waé @Play, @Immigration, @ 生活 信息: 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Wilujeng sumping kana warta kanggo ngabahas kerjasama! Account Rekening langganan WeChat: news-china-com-au

tulisan patali

Mésér gula pikeun TA
{{Data.count}} jalma sacara total
Jalma-jalma parantos ngaapresiasi
News internasional

Australia-22 taun nyerah hubungan séks, budak awéwé hideung hideung ngumbara di panjuru Amérika Serikat ku syuting "video pasangan" sareng oray: adina sami tiis sapertos teu aya lalaki (Foto) | Chinatown, Australia

2021-5-24 2:33:27

News internasional

澳大利亚 - 丢人!美俄招兵广告大对比,美国网友内心被暴击万点(视频/组图) | 澳洲唐人街

2021-5-24 2:37:27

0 balesan APanulis tulisan Mpangurus
    Teu acan aya diskusi, hayu atuh kuring nyarioskeun perkawis pandangan anjeun
Puseur-individu
购物 车
kupon
Asup ayeuna
Pesen pribadi anyar Daptar pesen swasta
nean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