Австралія - ​​статус пацієнтів із хронічними захворюваннями: ігноруючи діабет протягом XNUMX років, я нарешті зробив себе сліпим (фотографії) | Чайнатаун, Австралія

Відпустіть очі, надіньте навушники і слухайте ~!
1 Стривожно зачекавши два місяці, Шень Лянг нарешті потрапив до офтальмологічного відділення вищої лікарні в Шанхаї.В дружині він уже в сьоме

1

在焦急地等待了两个月后,沈亮终于住进上海某三甲医院的眼科病房。这是他第七次在妻子的搀扶下到医院做眼睛的手术。

沈亮住院的第二天就做了右眼视网膜复位术和玻璃体切割术,沈亮的右眼被纱布盖住,眼角总有黄黄的液体流出来。沈亮很失望,因为他感觉依旧是置身于一片浓雾之中,看不清任何东西,只是光线比手术前略微白亮了一些。

早在几年前第一次手术的时候医生就给沈亮打过预防针,只能尽力保存他现有的视力,几乎没有治愈的可能。

医院床位太紧张,医生叫他们明天就出院。沈亮的妻子什么也没说,默默地整理东西、签字、拿药。这个医院他们已经住过七八次了,她对这套流程已经十分熟悉。

沈亮一个人坐在床边等妻子回来给他拿饭。听到隔壁床病友聊天说今天新来了一个二十几岁的糖尿病小姑娘在和妈妈吵架。恍惚之中他回想起了年轻时的自己。

十二年前沈亮才三十几岁,是个意气风发、充满干劲的中年男人。作为单位业绩靠前的业务员,沈亮一身西装、皮鞋蹭亮。他用着最新的三星手机,开着新买的帕萨特,为了业绩三天两头请客户和领导吃饭,这肚子也是越来越大。

一次单位体检时沈亮查出血糖偏高,他拿着报告想这算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啊,就把报告车子扶手箱里,晚上照旧陪着客户喝酒唱歌到凌晨。

此后两年的体检沈亮的血糖都偏高,体检医生建议他去内分泌科进一步检查。妻子也一再催促他,沈亮拗不过妻子就去了医院。

确诊了糖尿病后沈亮心里也没有太大的波澜,一开始他听医生的话乖乖治疗。可是每天测血糖手指头被戳得真痛啊,一直要去医院配药也太麻烦了。有时候沈亮不高兴测血糖就假装忘记了,赶上出差没空也不去医院配药。

医生还规定他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吃,酒也不能喝。这还怎么跑业务啊?沈亮坚持了没几天就全然忘记了医生说的话。

就这样,沈亮断断续续治疗了几年,血糖时好时坏,但他也没感到特别不舒服,烟酒照旧,日子照过。他也从一个普通业务员干到了区域经理。

直到两年前的一天,沈亮突然感觉看不清东西了,去眼科检查才发现已经是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眼科医生问了病史后批评他简直胡闹,说他的眼睛虽然可以手术治疗,但是只能延缓失明的速度,根本是无法治愈的。

沈亮慌了,这才放下工作开始了内分泌科和眼科两头跑。眼科医生说要想做眼科手术就必须先控制好血糖。

沈亮急呀,马上就开始控制饮食+打胰岛素,他那被烟酒美食滋养多年的身体哪受得了这突如其来的双管齐下啊。没折腾几天,沈亮就因为低血糖晕倒在家里,还好被妻子及时发现后灌了两瓶冰红茶给救了过来。

血糖稍微稳定后,沈亮很快做了糖尿病视网膜病变修复术,但正如医生所说,他的视力仍然每况愈下。

沈亮只得陆陆续续在内分泌科和眼科两头住院,一边控制血糖,一边做眼科手术。两年多的时间,住院七次,手术六次。曾经身强力壮,满面红光的沈亮最终变成了眼神空洞,走路都要人搀扶的残疾人。

最新的《全球糖尿病概览》中指出,截止到2019年,在全球20岁到79岁的人群中,共有约4.63亿糖尿病患者,其中中国糖尿病患者数排名第一,总人数约为1.164亿人。每年在中国因糖尿病而导致的约为83.4万。

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简称糖网)是最严重的糖尿病眼部并发症,它只能控制,无法治愈。研究显示,病程10年~15年的糖尿病患者,糖网患病率可达26%,而病程大于15年者,并发糖网的几率高达60%,病程超过19年者,糖网患病率可增加至84%。

2

老赵刚来到上海华山医院感染科病房的样子估计很多医护人员都无法忘记。他整个左手臂呈现暗紫色,肿的像大腿,而左手掌已经全部变成黑色,不但流脓还散发着恶臭。

五十几岁的老赵是常州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几个月前他的左手无名指被牙签戳了个小口子,他根本没在意,也没消毒。

结果这伤口一直没愈合,他上山干活的时候就顺便弄了点草药敷在伤口上。这下好了,原来大小的伤口竟然肿了,第二天都肿到手掌了。

老赵这才去了村里的诊所输液治疗。结果一点用也没有,只见老赵左手的伤口已经开始溃烂,手掌发紫,左手臂也开始肿了。老赵甚至怀疑自己用了假药,把诊所的医生给骂了一顿。

老赵的子女一看不对,连忙带着老赵去了市里的医院。医生看到伤口也很很奇怪,这一根牙签竟然把手戳成这样?

结果很快真相,老赵查出来空腹血糖23mmol/l!这下医生才找到了感染无法控制的原因。医生说老赵是糖尿病一直没治疗,才导致伤口无法愈合;再加上他乱敷草药错过了治疗机会,从而加重了感染。

于是老赵开始一边控制血糖,一边抗感染治疗。但是降糖药用了好几种,血糖也不稳定,抗生素输了快一个月,感染还是越来越严重。老赵的左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发黑,腐烂。人也越来越虚弱。

老赵的子女感觉到大事不妙。多方打听到华山医院的感染科是全国最好的,连忙联系救护车把老赵送到了上海。华山医院的感染科、骨科、内分泌科三科会诊后认为这条手臂已经保不住了,很快就给老赵做了截肢手术。

无奈华佗再世也回天乏术,败血症像恶魔一样紧紧缠住了这位截肢的病人,一个月老赵还是走了。

在我国三级医院中 27.3% 截肢发生在糖尿病足患者中。而像老赵这样的糖尿病患者截肢 5 年内的死亡率高达 40%。

这类患者往往都是延迟就诊,一些患者在转至多学科联合诊疗时病情已经非常严重,不得不进行截肢。在某些地区,由于医疗知识的缺乏和经济因素,轻度的糖尿病溃疡患者会选择在家自行处理,导致疾病未得到妥善治疗,最终发展为严重感染或坏疽。这部分患者早期通常拒绝治疗,直至发展为坏疽不得不截肢。

3

如果说可怕的糖尿病对人的折磨是一点点开始的,那高血压给人的打击绝对是猝不及防。

五十几岁的人生应该是怎样的呢?有人继续奋斗在工作岗位上,有人已经含饴弄孙、有人开始过上悠闲的养老的生活。

可宋高却只能坐在轮椅上,口角歪斜。每天住在康复医院和八十几岁的老人一起接受康复功能锻炼。

到底是什么让一个一米八的男人突然变成这样?没错,就是高血压。

宋高是上海人,父亲做点意,从小家庭条件优渥。他从年轻时候就不务正业。三十几岁因吸毒被判了十八年,妻子也跟他离了婚。

出狱后宋高仍是游手好闲,仗着有些家底,每天吃吃喝喝,烟酒不离手。后来结识三十几岁的江西打工妹,两人你侬我侬,甚至还准备结婚。

奈何宋高的父亲可不是省油的灯,这个固执而精明的老头,紧紧攥着儿子的本,死活不让宋高去领结婚证。

他知道打工妹肯定不是真心喜欢这个一事无成还有前科的浪荡子,必然是奔着上海和房子来的。

别看老头子七十几岁了,却身体健壮,不但经营着一家五金店,手里还有三套拆迁房,虽然儿子不争气,但老两口日子还是挺滋润的。

宋高胳膊拧不过大腿,毕竟经济大权还是在老头子手里,领证的事情只能一拖再拖。

这时打工妹却怀孕了,还给宋高生了个大胖小子。宋高老来得子,欣喜若狂。心想这下老头子能肯定同意他结婚了。

谁知乐极生悲,孩子办满月酒的时候宋高和朋友喝酒太过激动突发脑溢血,立即被送到医院抢救。手的宋高虽然保住了一条命,但却不能说话,不能翻身,完全变成了一个废人。

宋高的父母无法接受这样的晴天霹雳,质问医生好好的儿子怎么会这样。医生反问道:“知道你儿子入院血压多少吗?两百多!这么高的血压肯定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竟然从来没吃过降压药,现在把血管撑爆了还能保住命已经是不错了!”

老夫妻俩顿时哑口无言,儿子因为没有工作,所以一直也不体检,还常年抽烟喝酒,胡吃海喝。谁知道留下隐患多年却浑然不知。

打工妹更是做梦也没想到会这样,本想着宋高再差劲也是个有三套房子的上海人,婚后熬个七年自己就有了上海,为了早点逼老头子拿出Книга结婚,她甚至为宋高未婚生子。

现在一切全完了,自己还年轻,肯定不能嫁给一个偏瘫的残废伺候他一辈子吧,可孩子怎么办呢?

打工妹无奈只能抱着孩子在医院里哭天抢地,跟宋高的父母要钱要.

宋高的父亲虽然悲痛但脑子却清楚的很。儿子是废了,好在自己还有个小女儿能给自己养老送终,儿子只能常年住在康复医院,那点家产还能负担得起。自己死了以后,女儿总不会不管亲哥哥。但辛辛苦苦赚来的家产绝对不能留给外人!

打工妹哭闹了几天,什么也没得到。一气之下把宋高一家告上法庭。但因为宋高没有了民事行为能力,他们又是未婚生子,法院也只能调解。打工妹无奈之下只能带着孩子落寞地回到江西老家。只留宋高一人孤独地留在康复医院。

我国高血压患者人数已经超过两亿多,由于饮食习惯、社会压力、医疗水平等因素,我国的高血压的知晓率、控制率、治愈率仍处于较低的水平。

而高血压脑出血是高血压最严重的并发症之一,病死率和致残率都很高,是我国脑血管病中死亡率最高的临床分型。

引起高血压脑出血的主要诱因

慢性病总是悄悄地来,但绝不会悄悄地走,一旦和它纠缠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不是花钱就是要命。

新中国成立以来,随着人们生活的改善,国家医疗水平的提升,传染病的发病率与死亡率大幅度下降,但慢性病并未得到足够的重视,发病率逐渐升高。慢性病已经是我国居民和生命的重要公共卫生问题。

2012 年,我国慢性病导致的占全国总的 86.6%,疾病负担占总疾病负担的近 70%,慢性病防控已刻不容缓!

p style = ”text-align: center”>

慢性病防治是一项社会系统工程,需要政府、社会、个人协调推进才能取得满意的效果。随着慢性病防控形势日趋严峻和人民需求的不断提高,特别是自 2010 年国家卫生计生委启动国家慢性病综合防控示范区建设工作以来,各地慢性病防治情况正在悄然发生着.

但在慢性病的防治道路上,我们仍然是任重而道远。

Заява про передрук: Ця стаття передруковується та публікується, що лише відображає ставлення оригінального автора чи оригінальної платформи та не відображає наших поглядів.Надається лише платформа для публікації інформації, і стаття може бути належним чином видалена.Для передруку оригінального автора, який має заперечення та вимоги щодо видалення, зв'яжіться з нами.

Fb "Чайнатаун" щодня ділиться вибраними австралійськими новинами, щоб ви могли будь-коли та в будь-якому місці знати найсвіжіші австралійські новини @ Play, @Immigration, @ 生活 信息: https://www.fb.com/news.china.com.au/

[Ласкаво просимо до новин для обговорення співпраці! Account Рахунок підписки WeChat: news-china-com-au

Статті по темі

Купуйте цукор для ТА
Всього людей: {{Data.count}}
Люди оцінили
Медична медицина

澳大利亚 - 被故意混淆的两种病,养出了多少个“违背祖宗”的神医,坑惨了几千万中国人!(组图) | 澳洲唐人街

2021-5-23 6:54:37

Медична медицина

澳大利亚 - “贝壳”创始人左晖身价千亿,为何治不好一个肺癌?肺癌真的是不治之症吗?(视频/组图) | 澳洲唐人街

2021-5-23 6:59:42

0 відповідей AАвтор статті Mадміністратор
    Поки що обговорень немає, дозвольте мені поговорити про ваші погляди
Особистий центр
Кошик
купон
Увійдіть сьогодні
Нове приватне повідомлення Список приватних повідомлень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