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踩跷跷板, 平衡中靠近中国

315479695291c5855c50d6741a316e0cthu.jpg

博联社总裁 马晓霖

本月12日,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结束首次东北亚三国行。他离开北京时说,访问中国是此行“重中之重”,而且是“最高潮”,因为中国对澳大利亚、亚太地区和 世界都意味着机遇,澳方愿意做中国长期可以信赖的伙伴。阿博特斯言不虚,澳中关系发展的走势,已表明澳方日益清晰的亚太新思路,即在保持多方平衡中靠近和 倚重中国。

去年9月当选的阿博特曾强调其外交政策的特点是“亚洲优先”,并如约随后出访印尼。此番锁定日本、韩国和中国,也基本按部就班地落实他竞选时公布的外交路 线图,表明阿博特及其新政府正坚定不移地推进先亚后欧、先近后远的战略。当然,无可争议的前提是,澳大利亚与其“最伟大的盟友”美国保持关系顺畅。

阿博特首站选择了日本,并得到这个“亚洲最亲密盟友”的超级礼遇,他不仅与安倍政府顺利谈妥自由贸易协定,还应邀参加去年刚成立的日本安保会议,成为首位 获得这一殊荣的外国政要。此外,澳日双方还就加强安保合作达成共识。有媒体据此分析认为,日本显然要拉澳大利亚加入遏制中国的地区联盟;澳大利亚媒体甚至 担心澳方此举会激怒中国。

上述声音固然不无道理,但太当回事又属于无事生非。事实证明,阿博特访华时受到热情接待,他本人对访问成果也十分满意。阿博特访日的重点原本就是自贸谈 判,日方的关切则侧重安全与战略关系,邀请阿博特出席安保会议,与其说是表达对澳方的信任,不如说是秀给外界并试图分化澳中关系的举措。然而,日方有心, 澳方未必有意,因为澳方不仅有自己的独立判断,而且有澳中关系持续向好的自信本钱。
毋庸讳言,澳大利亚是西方阵营重要成员,也是与美日既有共同价值诉求又有共同安全利益的战略伙伴。在美国构建亚太新秩序、提升其地区安全伙伴角色的当下, 日澳接近不仅是双方的意愿和既往惯性使然,也是美国乐见甚至暗中推动的必然。但是,这毫不妨碍澳方依据自身的利益和战略考量发展对华关系。

随着马航MH370失联搜寻重点区域的南移,澳大利亚的曝光率突然飙升,也自然高调而频繁地出现在中国人的视野里。由于澳方为搜寻工作提供了巨大的人力、 物力和财力投入,体现可贵的人道救援精神,澳方美誉度也水涨船高。特别是,澳方首次且紧急向中国军用飞机和舰船开放领空、领水并满足补给,快速提升双边互 信特别是军事互信,也着实展现澳方对华的友好姿态和真诚善意。

尽管去年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就东海防空识别区问题乱放炮,遭到中国外长王毅的当面批驳,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中澳经济、政治和军事关系稳定发展的基本面:中 国已连续5年成为澳大利亚的最大贸易伙伴、最大出口市场、最大进口国和最大贸易顺差国,澳大利亚仅对华货物贸易额就超过1400亿澳元,为其贸易总量的四 分之一。如果年内顺利签署自贸协定,中澳经贸合作必然再上层。阿博特行前曾公开表示,他访华率领该国历史上最大规模和最高规格的代表团,不仅反映了工商界 对促进澳中经贸发展的信心,更是对中国改革开放近40年所取得“伟大成就”的敬意。访华期间,他也公开称赞中国经验。类似表态在西方领导人的演说里尚属罕 见,体现了双边政治关系的稳定。

中澳军事关系与安全合作也一直稳扎稳打,不仅连续16年举行双边年度防务磋商,军方高级将领走动频繁,两国舰艇互访港口。中澳曾举行过双边军事演习,也许 是为了冲淡与平衡美国未来在澳增派战斗人员的色彩,阿博特此次在京暗示将邀请中方官兵赴澳与美澳官兵切磋技艺。本月4日,澳国防部长约翰斯顿正式邀请中方 参与今年7月的环太平洋多国军演,也将预示着中国军队首次在西方将领指挥下参演。
尽管阿博特曾表示,澳方对外交往的原则是交朋友,不会在发展关系方面厚此薄彼,但是,随着中国的强大与崛起,实力不济的美国正在挖掘地区盟友的潜能,客观 上给亚太地区大国提供了参与多极竞争的机遇和平台,澳大利亚正在小心翼翼地扩大等距离外交,保持多方平衡,并以更为积极的姿态靠近中国,以期建立经济和战 略双重伙伴关系。(本文见刊于2014年4月19日《北京青年报》本人专栏)

Smiley face Smiley face

分享

PinI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