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落马, 为何多在下午和深夜被带走

2013101801334533351574.jpg

廉政瞭望记者发现,中央纪委官网上,高官落马的消息极少在下午时段发布。此时,一些贪腐高官正被“两规”。

文_本刊记者   李天锐

5月3日11时40分,中央纪委官网发布了原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谭栖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的消息。目前,并无报道透露谭栖伟被“两规”的时间、地点和细节。

盘点高官落马的时间节点,除了其被带走接受调查,即被“两规”的时间外,也有媒体将官方发布该高官被调查消息,看做其正式落马。围绕着这两个重要的时间点,有不少值得总结的“定律”,也上演了让人或嗤之以鼻、或唏嘘不已的故事。

带走高官,多在下午、深夜

按照中央纪委披露的办案流程,纪检机关处理官员贪腐案件,要经过5个程序,其中受理、初核两阶段,是在被调查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可以说, 纪检干部在带走贪腐高官时,已经过大量调查,掌握了其违纪违法的部分确凿证据。因此,在带走时机的选择上,纪检机关无疑占据主动。

廉政瞭望记者统计媒体公开报道发现,十八大以来落马的26名省部级高官中,仅有10人被带走的时间、地点或细节见诸媒体。其中,有9人于下午或 晚上被带走(3人于下午、4人于深夜或凌晨被带走,另有2人则分别有下午和晚上被带走两种说法)。被带走时间最晚的,可能要数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他被中 央纪委办案人员带出家门时,已是凌晨2点。

盘点十八大前落马的高官,在下午、深夜被带走的也较多。如有报道称,2010年4月2日下午2点,中央纪委带走了原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家盟;原深圳市市长许宗衡被带走时,已是2009年6月5日凌晨。

纪检系统办案人士向廉政瞭望记者透露,“两规”干部十分慎重,程序也比较复杂,上午一般要做相关准备。有时办案人员需要从北京赶往当地带走贪官,通常不会在当地过夜。

贪腐高官被带走的地点,主要有家中、办公室、出差考察途中、会议现场等。在家中被带走的除季建业外,还有郭永祥等。郭永祥被带走前一天,刚在家打了乒乓球。

如果从家中被带走,给了贪官颜面上的最后“照顾”,那么在办公室、会场、考察现场带走,则能起到极强的震慑作用。原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委书记 廖少华是从遵义市委大楼被带走的,上午他刚开完一个会;湖北省原副省长郭有明,系在湖北十堰丹江口库区陪同上级领导视察时被“两规”;中石油副总王永春被 带走,则可能是在西柏坡学习期间。

廉政瞭望记者还对一些不甚详细的时间地点反复查证。如媒体仅披露,江西省原副省长姚木根是3月21日在山东参加全国性会议时被带走的。记者根据 公开信息发现,当日下午,全国春季农业生产暨森林草原防火会议在山东济宁召开。浙江、安徽等省分管农业副省长都出席了会议。因此,作为分管农业副省长的姚 木根,被带走的时间可能为3月21日下午,地点可能为济宁。

有时,当天被带走接受调查的,可能不止贪腐高官一人。据媒体报道,刘铁男之妻郭静华,原内蒙古党委常委、统战部长王素毅之妻王志宏,刘铁男秘书王勇,都是与贪官同时被带走接受调查的。

不过,贪腐高官身边人被查的时间,却并不局限于“两规”高官当天。廖少华被“两规”前,多年来追随他的商人陈春章已被提前控制。而姚木根之妻易 安萍被带走,则比其夫被“两规”晚了大半天。3月22日10点,易安萍才从家中被带走,1个多小时后,姚木根接受调查的消息就被披露。

被“两规”后,贪官的情绪也可能有个波动的过程。几名纪检系统办案人士告诉廉政瞭望记者:“第一天,有人除适应环境外,还妄图从办案人员处刺探消息;得不到任何消息后,开始陷入焦虑、惶恐之中。他们的心理防线,一般不会超过一周。”

宣布高官落马,周四与周六一样多

随着中央纪委不断迈出公开透明步伐,从高官被“两规”到正式宣布其接受调查,间隔越来越短。有专家对廉政瞭望记者表示,这说明了其一部分违纪问题在“两规”前已经查明白了。同时,也不给被“两规”者留下“缓冲”时间。

但是,从贪官落马到对外宣布,间隔时间并不固定。如廖少华10月28日下午4点被带走,5小时后,当日晚上19点55分,中央纪委官网即宣布了这一消息。王永春最晚于2013年8月25日凌晨被带走,官网对外公开消息则是8月26日11点,间隔1天多。

由此可见,官方发布贪官落马消息的时间颇为考究。廉政瞭望记者统计十八大后25名高官落马时间(以中央纪委官网首发消息时显示的时间为准,不含刘铁男落马消息),有一些新的发现。

25例的发布时间多集中在上午、晚上两个时间段。发布时间最早的,是7点25分(2013年12月29日)。9点前被宣布接受调查的,还有沈培平、金道铭、祝作利、杨刚等。第一波“黄金时段”一直延续到11时50分左右。

18点左右到21点,则迎来公布消息的第二波“黄金时段”。在此时段“跌落”的就有曾在中石油、国土部等任职的冀文林,横跨宣传、政法两界的李东生,今年落马的第一个正部级申维辰等。

而原青海省委常委、西宁市委书记毛小兵4月24日22点55分被宣布落马,创下了中央纪委官网上线以来,发布省部级高官落马消息最晚的纪录。网 友纷纷为中央纪委“全天候办案”、“节日反腐”点赞,专家也对廉政瞭望记者表示,上述细节充分体现了中央纪委办案、宣传等职能部门高效联动,“誓将肃贪进 行到底”的决心。

值得注意的是,中央纪委官网上,25名高官中没有一人落马的消息是在12时到17点55分的时段发布。前文提到,多名贪官正是在此时被“两规”的。

此前,曾有媒体刊文称,官方发布高官被调查的消息多在周末。随着落马高官数量不断增加,情况有所变化。廉政瞭望记者统计发现,25人中,在周 四、周六宣布落马的均为5人、周日发布消息的有4人,周五为3人。此外,周一、周二、周三宣布落马的高官分别为2人,3人,3人。总体而言,周一到周日, 每天宣布的落马人数较为均衡。

但一些公众仍有“落马消息多为周末发布”的印象。有分析认为,除了广义的周末含周五、周六、周日3天,3天内公布的落马贪官总数较多外,更重要的原因是,十八大以来,一度拥有更大“能量”的4只正部级“大老虎”如蒋洁敏、申维辰等,都是周末宣布落马。

截至目前,2013年12月仍以童名谦等5名省部级高官“折戟”,保持月落马高官人数最多的纪录。而2013年5月以来,除2014年1月外,每月至少有1名省部级高官被查。

梳理中央纪委官网发布的消息,还可发现新变化。即在季建业之前落马的高官,表述多为“涉嫌严重违纪”,待通报立案检查情况时,方称其“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自2013年10月,中央纪委宣布季建业落马时起,就表述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专家认为,后者更全面、准确。

十八大以来,中央以“壮士断腕”的勇气推进反腐。本文总结的“时间节点”,从侧面反映出中央纪委雷霆万钧、缜密高效的风格。随着反腐进一步提 速,更多的大老虎、老老虎被关进笼子,高官落马的“时间定律”也将不断修正、完善。(本文部分资料来自中央纪委官网及媒体公开报道)

Smiley face Smiley face

分享

Pin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