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是什么?请允许我借用约翰·艾杰奇《我心狂野》中的一段话作答:“每个男人的心里从小就想要一把枪,冀望打一场仗,一次荒野冒险,一段坚韧不拔的人生,以及拯救一位美人。那是神赋予男人的形象,是男人要活出的模样。”

一、

近日,一篇热帖引发口水无数。文中称中国男人仪表邋遢、气质猥琐,“配不上和国际接轨的中国女人”。一时间,众说纷纭,口水无数。

吵到这份上,我也不好意思再假装身处统计法则之外,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了。有几句话要说。

窃以为,男人的美,一在于体魄,二在于气质。至于穿着打扮,那是次要的。有道是“粗服蓬头,不减国色”。男人最好的衣服是肌肉,身材足够棒,随便套一件地摊货汗衫都会很性感。反之,若是脑满肠肥、举止猥琐,意大利定制西装也救不了场。

中国男人肯定有其丑陋之处。而这中国特色的丑陋,是自然进化的结果。

自古以来,中国女人心目中的如意郎君形象,除了财主,便是才子。这个相公,那个官人,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之所以爱慕才子,除了知书达理,还因为才子擅长考试,考中了就能当官致富,成为新的财主。戏里那些落魄才子,多半是要考上状元的,“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戏里不曾讲的是,当上了财主的才子,往往比旧财主更猖狂。

才子们相信“书中自有颜如玉”,意思是,考取了功名,自然有大把的美女供你挑选。在这场两性战争中,男人并不和女人正面交锋,他的对手是男人。换言之,只有在男人的世界里挣得一席之地,才有机会参与对女人的分配,所谓“大丈夫何患无妻”。

所以,我们的传统文化中,有投名状,没有玫瑰花;多有给男人的奉承,少有写给女人的情诗;多有兄弟两肋插刀,少有为女人舍生忘死。“画眉深浅入时无”,“恨不相逢未嫁时”,这些缠绵的句子,居然都是男人写给男人的。一部《水浒传》中,主动追求女性的,不是纨绔子弟,便是淫贱小儿。“冲冠一怒为红颜”背得千古骂名,其实还未必是为了女人。

于是乎,男人的身体美被长久忽视。古希腊的奥林匹克盛会,运动员尽数裸体上阵,而在古代中国,宽袍大袖遮盖了所有身材。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像是一刀一刀刻出来的,完美的比例,健硕的肌肉,洋溢着青春的力与美。与之对比的是梁楷的李白行吟图,头部以下聊聊数笔。

这大概是古人心中最完美的男人形象了,不知是不是因为写意的原因,画中的李白显得身长脚短,小腹微凸,远望如一尊梅瓶。顶级文青李白尚且如此,别人就更不用说了。

事已至此,谁还会揽镜自照,“吾与徐公孰美?”

二、

若是说古代女人没地位,没有选择权,那么到了今天,姑娘们算是翻身了吧?

如今最吃香的是两种男人,一种叫“事业型”,一种叫“事业心”。细细想来,“事业型”就是财主,“事业心”就是才子,换汤不换药。倘若无才又无财,那就得“对我好”,美其名曰“经济适用男”。
找男人就是找“依靠”,找“归宿”,这种思维惯性延续了千年,源自于女人心中根深蒂固的不安全感。至于男人的形象,那是蛋糕上的樱桃,用来锦上添花,中看不中用的。帅能当饭吃?

尽管有越来越多的女人声称隶属于“外貌协会”,可她们心里很清楚:帅哥是用来养眼的,放在家里不实惠,也不安全。所以她们对着电视里的美男流口水,却义无反顾地投入歪瓜裂枣的怀抱。银幕上,美男子横行;生活中,丑男人吃香,其实是互为因果。艺术果然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

甚至于,在不少姑娘的心中,丑陋恰恰是男人的优点:赘肉表示吃喝不愁;肚腩暗示了养尊处优;相貌猥琐则说明有安全感。年龄大点?没关系,成熟的男人才更有味道。

种瓜得瓜,求仁得仁。从这点来说,中国男人配得上中国女人,而且是绝配。

也有人感慨“鲜花插在牛粪里”。有错吗?牛粪有营养,有温度,还有安全感。其实,很多姑娘正是自愿地低到牛粪里,然后开出花来。

中国女人可怕的实际,毁了男人的仅存的诗意和英雄情怀。反过来,男人的庸俗和不争气,也毁了女人最后的浪漫。嫦娥奔月了,虞姬自刎了,柳如是投水被捞起,那就跟着钱谦益好好过日子吧。

三、

男人的魅力来自哪里?一言以蔽之,自由。

其它那些美好的词汇,比如豪迈、比如野性、比如风度、比如自信,不过是自由的衍生品,是1后面的那些0。

自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时代以来,中国男人最稀缺的,便是自由。

专制王朝用户籍制度束缚了男人的双脚,用礼教道德禁锢了男人的精神,用科举考试扭曲了男人的追求。这般生存环境赋予了中国男人无数的优秀品质——勤劳善良、诚实守信、热爱和平、默默耕耘……唯独缺少了男人最本质的魅力。

我们有无数的好男人,却少了许多真汉子。《史记》和《世说新语》的年代远去了,易水悲歌和魏晋风度成了遥远的绝响。如果说中国男人曾经是匹野马,那么后来,它没有了草原。

以至于,当坚船利炮轰开了国门,许多人眼界大开,惊呼洋人“膝盖不会弯”,“有四个睾丸”。

好吧,往事莫要再提。今天,一个典型的中国男人,从小被教育“听话”、“要乖”。稍大一点,被应试教育、题海战术压得喘不过气来。工作后,最大的心愿是进入体制内,捧一个安稳的铁饭碗。

多年的努力,终于挣得一个“房奴”的身份。在单位看领导的脸色,在家看老婆(丈母娘)的脸色,说话唯唯诺诺,放屁细声细气。更有多少人,只在虚拟的游戏中寻找快意和勇气。这一生,是俯首低眉的一生,是画地为牢的一生。

别人运动的时候,我们在做题;别人阅读的时候,我们在打游戏;别人旅行的时候,我们在应酬。酒色财气,销魂蚀骨;趋利附势,面目可憎。为何丑陋,仅此而已。

所以才渴望用外在的东西来证明自己:拼命挣钱,拼命往上爬,一旦得了势,买名表,买豪宅,买越野吉普,仿佛大丈夫当如是。

可是财富、地位、排场、行装,这一切不过是标签。所谓的“成功男人”,撕掉你的标签,还剩下什么?

四、

1973年,著名战地女记者法拉奇采访了希腊抵抗运动发起人、反独裁战士亚历山大·帕纳古里斯,那时他刚出狱。法拉奇问,“亚历山大,告诉我,男人意味着什么?”

帕纳古里斯回答,“意味着有勇气,有尊严。意味着相信人类。意味着去爱,但不允许让爱成为避风港。意味着斗争和胜利。”

两人从下午聊到第二天清晨,最后,帕纳古里斯问,“依你看,男人是什么?”

法拉奇已经爱上了他,“我说,男人应该像你这样。”

男人是什么?请允许我借用约翰·艾杰奇《我心狂野》中的一段话作答:“每个男人的心里从小就想要一把枪,冀望打一场仗,一次荒野冒险,一段坚韧不拔的人生,以及拯救一位美人。那是神赋予男人的形象,是男人要活出的模样。”

中国男人丑陋吗?这一问发人深省。与其抵触,与其回避,不如重新审视自己,以何面目立于天地间。

相由心生。外表的丑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内心的空虚和粗鄙。

(文章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