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2014年不同文化和语言青年报告》(CALD Youth Report 2014)于6日发布,报告称,来自非英语国家的青年人虽然接受培训的程度很高,但是在求职时仍然常常被雇主忽略。

 

在澳外来青年人仅55.9%就业

报告显示,在来自中国、印度、菲律宾及伊拉克等不同文化背景、年龄在18到24岁之间的在澳海外青年人中,只有55.9%的人处于就业状态,相比之下,澳洲本土出生的青年人就业率高达71.6%。

该报告主要作者、阿德莱德大学教授雨果(Graeme Hugo)称,来澳的难民找工作就更难了,他们中只有大约1/3的人有工作,属于日子最难过的弱势群体。

根据2011年以来的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澳洲生活着接近370万名年龄在12到24岁间的青年人,有接近60万人生于海外,其中40万人生于非英语国家,还有4.8万人是来澳难民。而在阿德莱德有2.67万名年龄在12到24岁的母语非英语的海外青年,大约55%的人处于就业状态。其他个州情况接近,只有西澳的就业情况较好,有62.6%的英语非母语的海外青年已就业。此外,北领地表现最佳,有74.4%母语非英语的海外青年在就业,而澳洲本土青年人就业率为62.2%。

home-slide-4

更高培训、教育程度难换更好就业

雨果教授称,值得高兴的是,报告显示澳洲有越来越多的海外年轻人参加全日制或非全日制教育,当前比例高达58%,与此相比,澳洲本土出生的青年人却只有39%。他说:“实际上,相比澳洲本土人,这些海外来的青年人为了工作做了更好的准备,也取得了更好的资质,他们本应该获得更大的成功。”

显然事实并非如此,雨果教授称,这表明语言和文化壁垒并不完全是这些非英语国家的青年人找不到工作的原因,“歧视”也是一个重要因素。

该报告由新州自由党参议员兼社会服务部长秘书威尔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发布,她称报告所指出的问题将会令政府加大对教育的重视。

MULTI_YOUTH_WN

难民多在澳人不愿从事的行业工作

雨果教授称,南澳在鼓励移民定居方面做得不是很好。自上世纪80年代至本世纪初的20多年中,南澳只接收了全国移民人数的2%到3%。到2004年,情况发生了改变,南澳政府调整人口政策,将每年接收的移民数量从3000人提升至1.1万人,其中大部分移民来自于印度或中国。

他称,通过聘用不同文化背景的人员,澳洲的商业发展将会受益,因为这反应了澳洲人口构成越来越具有多元化的特点,尤其是在服务行业,雇佣不同语言和文化背景的人员会起到很大的帮助。

虽然南澳的整体移民接收水平还远落后于全国水平,但南澳每年接收的难民非常多,占全澳接收难民数量的大约10%。

雨果教授说:“这在非都市地区非常明显。在Bordertown、Keith和Naracoorte这样的小镇,难民数量非常多,他们也确实为区域性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来到这里,在屠宰场等澳洲本土人不愿意去的地方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