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超群家属在网上实名举报了秦皇岛市城市建设管理局局长马壮,称其担心自己严重违法行为暴露,而打击报复马超群一家。

举国震惊的马超群“小官巨腐”案继续发酵,据南方都市报2014年11月15日报道,马超群的母亲张桂英昨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1.2亿现金,37公斤黄金,68套房产”都不是儿子的。对于马家的说法,正在负责办理此案的秦皇岛市检察院拒绝接受采访,而秦皇岛市纪委则发表了一篇文章,强调马超群案就是典型的“小官巨腐”。昨日,马超群家属还在网上实名举报了秦皇岛市城市建设管理局局长马壮,称其担心自己严重违法行为暴露,而打击报复马超群一家。马壮未接受采访,城管局宣传科负责人表示未听说此事。

上述两件事,对于马超群的亿万家财是否其家父合法所得,检察机关已作出回应,称如果没有掌握相关证据,不会对马超群采取相关措施,勿须笔者赘述。还有一件事,就是马超群的家属称马壮因担心自己违法乱纪的行为暴露,所以报复马超群一家。笔者认为,虽然检察机关对媒体披露的涉案金额持保留意见,可马超群的贪腐事实存在。因此,报复一说显得有些牵强。但这并不等于说,马超群家属的举报都是毫无根据的。

马壮和马超群,一个是秦皇岛市城市建设管理局局长,官阶正处级;另一个是该局的副调研员、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该职位为副处级。相关资料显示,秦皇岛市城市管理局下属的北戴河供水总公司,负责北戴河区、南戴河旅游度假 区、北戴河新区的日常供水。同时,由于北戴河是中央暑期办公所在地,公司还担负着暑期中央领导、中外游客的安全供水工作。据城管局内部人员透露,两人都很强势,一直“不对付”。2013年一天马壮到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检查,车在门口被门卫拦下,不让进入。后门卫请示马超群后,才放车进院。张桂英称马壮对此不满,见到马超群后两人吵起来,最后打了起来。从此关系更差。

笔者从网上搜索到“秦皇岛吧”上贴的一篇题为《秦皇岛城管局长公车多套车牌》的曝料,称秦皇岛城管局长马壮,长期出入歌厅洗浴等场所,而且买官卖管,还包养女人,贪腐严重。任职人防办期间还索贿受贿,驾座有多套车牌。并配发了相关马壮套用车牌的公车。网上曝料的时间为2014年2月初,这与他和马超群互殴事件间隔没多久。马超群弟弟马重群的前妻孟秋红说,两人闹翻后,马超群注意到中央现在重视反腐、八项规定,就开始留意马壮的问题,准备了一份举报材料。昨日,孟秋红在一场在线访谈中公开举报马壮,称马壮涉嫌卖官、工程受贿、公车套用车牌、大吃大喝等问题。不难看出,网上曝料与马壮准备的那份举报材料,两者之间有某种关联。

“秦皇岛吧”的相关曝料贴点击量达20多万,而且公车套用车牌事实存在。据笔者分析,虽然几辆车的车牌说明不了马壮的贪腐问题,但却足够引起马壮的担心。因为他与马超群有过节,也就顺理成章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马超群。马壮隐隐感觉到了来自马超群的威胁,于是认为,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下手为强。而公安系统接近案件人士所透露的,有关马超群是因高价勒索一项涉及水务的市政项目,引起秦皇岛市城管局局长不满被举报调查的说法,似乎可以佐证笔者的上述判断。

俗话说,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马超群和马壮同一个单位。就在马壮调查马超群的同时,马超群意识到了仅仅靠套用车牌这事想扳倒马壮,明显证据不足,于是也加紧收集顶头上司的贪腐材料。马超群的母亲所称的,我儿子听说马壮贪污了100万,准备去举报,结果还没举报,就被马壮报复了。马母的话,似乎也可以证实马超群之前的努力。笔者以为,无论马超群是不是被打击报复。在法律面前,犯罪线索从何而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该案放进司法程序中的那些犯罪事实能否被认定。倘若事实、证据、程序都没有问题,马超群的母亲再高声喊冤,也只能无济于事。而虚构他人贪腐这个细节,不仅对其儿子没有多大帮助,有关部门一经查无此事,反而会加重她儿子的罪行。马母既然有能力召开记者招待会,想必对相关的法律规定已经有所了解,因此,凭空捏造的可能性极小。马超群还没来得及举报的那份材料,到底涉及到马壮哪些问题,值得公众关注。从马家摆出的鱼死网破架式来看,笔者猜测,就算那份举报材料有某些出入,城管局长恐怕也劫数难逃?

官方把反贪称之为“打虎拍蝇”,笔者却认为将之比喻为捕鱼虾更为恰当。贪官如同大小鱼儿和虾米。“小官巨腐”案一石激起千层浪。反贪本应该依靠制度编织的网,百姓愿景中的官场应是清水池。如果制度之网编织的好,鱼虾是不容易漏网的。但遗憾的是,该案贪腐的马超群、马壮两“鱼儿”双双浮出水面,却是因为两“鱼儿”之间喜欢争斗的习性所致。倘若他们之间能彼此“尊重”,还会出事,有这么快出事么?因此,笔者不禁要问,到底是鱼虾潜水潜得深,还是我们编织的制度之网漏洞太多?

天涯杂谈logo-40x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