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说墨市唐人街KTV歌厅可能存在非法性交易。

9名女性走进唐人街的一个KTV歌厅。

这个房间有最低消费,但是最贵的包间至少要花1700元。小姐的费用另算。

最初,KTV的经理否认他们有小姐。

饮料由服务生送进来,歌厅里面也没有任何有小姐服务的标记。

但是在跟保安悄悄地说了一句话后,一名妈妈桑(girls manager)出现了。

“每小时80元。可以划卡,但是最好是现金。”她说。

很快,女孩们就来了,我们可以选多少都行。

我们点了6号,她说自己是来自中国深圳的学生。

她不太会讲英语,但是教给我们一个掷色子游戏。

她唱得大部分是中文歌,但是Rihanna和Adele也是她的最爱。

维州警方Razon专案小组的David SHeppard警官说这些小姐可能是性工作者,警方有情报说有些KTV歌厅实际上是非法妓院。

警方已经根据酒精管理条例追查了几家KTV歌厅,包括小姐在服务客人时醉酒,但是尚未发现性交易的明确证据。

“她们都是歌厅雇佣的,目的是照顾客人,让客人高兴。”

这些女性很容易遭到侵害。

很多人不会讲英语,持457或者学生签证。

她们的工作不只局限于唐人街和Little Bourke St附近。

警方对Box Hill、 Springvale、Clayton和北区的一些KTV歌厅表示关注。

Sheppard警官说他手下有一名警官可以讲粤语和普通话,一名警官可以讲日语。

但是让他们穿便衣去调查非常困难,因为白人出现在KTV非常可疑。

也许这就是为何比起其他讲普通话的客人,6号提供的服务很少。

可能如果我们点了6000元一瓶的法国干邑,其他的服务会接踵而来?

这个歌厅最后提供酒水是在凌晨12点30分,但是接待我们的小姐说她会工作到4点。

她说她只有小费可拿。

小姐的服务费并没有列入收据,但是收款员用手写下一个单独的金额。

如果不支付现金,还有20%的额外收费。

她已经消失在KTV的走廊里。

“出于在他们国家的警方作法,那个KTV非常恐惧和不信任警方。”Sheppard警官说。

“大部分KTV都是好的,但是有小姐的歌厅让我们警觉。”

“我们理解性服务确实存在,但是我们没有确切的证据。”

“我们会继续关注和调查线索。”

Sydney Morning Heraldlogo-40x402

新闻连结:http://www.smh.com.au/national/chinatown-karaoke-bars-may-hide-sex-workers-say-police-20141030-11eea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