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街》-澳洲華人的官方媒體

移民澳洲已经过去半年了,这半年来遇到过很多事情,也经历了各种问题。但是有一个问题,我一直绕之不去,就是这沉重的二字:歧视。今天早上,与先生讨论很久,颇有感触,决定写出来与大家讨论。但我内心始终没有一个答案。

论坛上有网友很尖刻地留言给我,大意是:澳洲这个地方歧视华人严重,为什么要抛弃国内的家业,去澳洲做二等公民?微信订阅号的后台有人留言给我,大意是:Tracy请你诚实地告诉我,在澳洲的华人会受到歧视吗?我的朋友在朋友圈留言给我,大意是:华人在澳洲依然是混华人的圈子吗?能够融入白人的圈子吗?

我无法简短地回答,是或者否。又或者是,我根本无法回答。

刚到悉尼一周,我一直奔波处理各种落脚的事情,住房、用车、家人的安顿,其中一件事,是去Centrelink开户。Centrelink大概意思是管理各种政府津贴服务的一个部门。我带着一家四口的护照排队,接待我的是一个华人面孔,女,四十多岁的样子。她表情冷漠,办事不紧不慢,我当时心里想,其实不管去哪儿,办事员都是如此吧,心中倒不觉得不舒服,或者也是习惯了。真正让我心里不舒服的是,她帮我录入资料的时候,问我,“你持有什么签证?”我想了一下,说PR。她嘴角轻蔑一笑,喉咙里发出“呵呵”的冷笑,说,是189还是190还是其他?我明白,回答说,189。很快资料录好,她继续面无表情地快速告诉我回去上网登录账号,自行了解账号的用法和有哪些津贴可以领取,便不再理睬我们,起身去了其他地方。回去的路上,我先生义愤填膺,说不管去到哪里,会瞧不起中国人的,只有中国人。 来了一周,说真心的,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这种“不舒服”的对待。

后来我们买房子,告诉一个巴基斯坦裔的朋友, 她的评论是那里“so white”。曾经她在那边最大的商场里一个意大利餐饮店工作,遇到过几个白人,进来看到是她服务,立即起身,换到另一个区域的桌子(他们是一个人负责几张桌子的服务)。这个朋友认为白人是歧视她。她肤色与他们不同,是移民二代,自小在悉尼长大,英语是本地口音,可仍然不能避免有人对她有“不公正”的对待。

我一个朋友的朋友,在美国待过几年,后来始终无法拿到PR,又转战悉尼,念书,工作,现在正在等待PR。但是他说,他始终要回去美国的,因为他所感受到的澳洲,对华人的包容,比美国对华人的包容要差很多。

说这几个故事,我并不是要告诉你们,华人在澳洲受到歧视。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所经历、听到过的故事。

可是,还有几个故事。

我在买房子的过程中合作的律师,是跟我年纪相仿的一个二宝妈妈,大学毕业后来悉尼念书,移民,成家,生活。我问她,我房子买在这边,孩子上学班里面孔都是白人,怎么办?她说她女儿全年级只有她一个黄种人,她儿子甚至不觉得自己跟别的同学有什么不同。早年的时候,她有时候也会觉得白人好像“瞧不起”她,后来好像渐渐没有感觉到。一方面可能是自己的英语进步了,另一方面可能是自己的心态调整了。人在不自信的时候,容易把自己想象成“弱者”、“被害者”——-这是一种“苦情戏”的戏码。仿佛只有这样,才对得起自己曾经的努力、付出的代价、和找到当时任何“不成功”的“理由”。然而,这只是一种“借口”。现在,她可以很肯定地回答我,没有,并没有所谓的“歧视”。

我小的时候,大概四岁,举家南迁。我的父母,背着并无值钱东西的两只大包、一个不足百日的小婴儿和一个瘦小的我,从江南水乡,背井离乡来到广州。爸爸要马上工作,妈妈做些杂事帮补家用,很快就把我和妹妹送进了单位大院里的托儿所。我一口乡下普通话,听不懂老师和其他小朋友说的话,加上生性胆小,一来就成为了小朋友们的取笑对象。回家我问妈妈,他们叫我“捞妹”,什么意思?一个月后,我已经能够熟练讲粤语,可是依旧被取笑。这是我身上揭之不去的印记。

我的另一个华人朋友,住在“白人区”,我说你会有困扰吗?她给我举了个例子。有一天她跟女儿两个人在家,女儿抱怨说好无聊啊。她说,好像附近有一家刚新搬进来的家里有个跟你差不多年纪的女孩,我们要不要去敲她门找她玩?女儿说,好啊!于是俩人就这么直接去敲人家门,说自己一个人玩太无聊,对方非常热情,高兴地迎他们进家里玩,两个小女孩话题很多也玩的很开心。出发前女儿问她,人家不高兴或者不愿意跟她玩怎么办?她说,那就打道回府回家呗。Nothing to loose!其实,有时候,不好的情况更多地只是存在于我们的想象和担忧中,而已。

跟先生讨论这个问题,他问了我三个问题。

你觉得在澳洲有歧视吗?你觉得在中国没有歧视吗?你觉得某件事情是不是歧视?

对于第一个问题,我的回答是,可能有。Centrelink的华裔女人对我态度不好,是她个人的问题,后来我再去办事的时候,接待我的是白人,依旧态度冷淡,所以我先生当时对那个华人办事员的评价是偏激的。但是他们是对我这样,还是对所有人都这样,据我观察,是后者。我自嘲说,没办法,去那儿的人,都是领政府的“救济金”的,你要拿钱,人家当然不高兴啦。但是除此之外,我没有受到过其他不公正或者不舒服的对待,相反,大家都很有礼貌很热情。女儿day care的manager,每次见到我必定给一个热烈的拥抱;超市收银的小哥,并没有因为我没听懂他跟我开的小玩笑而嘲笑我反而跟我仔细解释缘由;医院的值班护士大姐,仔细跟我学我儿子名字的中文发音,对孩子的哭闹丝毫没有不耐烦……等等的这些,我不认为华人受到社会的歧视。即使有人因为我的英语我的肤色或者其他任何原因对我不好,那是个人的行为。

第二个问题,我的回答是,可能有。北京人瞧不起东北人,上海人瞧不起江苏人,广州人瞧不起任何不会讲粤语的人,香港人瞧不起大陆人,美国华人又瞧不起亚洲华人……哪里都有歧视,哪里都不是绝对的公平。我在国内的时候,去社保局领取生育津贴,来回共跑了五趟,每次接待的办事员都极不耐烦一句话打发我叫我回去再准备什么资料如此反复。我幼年来到广州一直被称为“捞妹”造成我成年依旧极度害怕新环境新集体。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歧视,但是这些确实是我受到的“不公正”、“不舒服”的对待。

第三个问题,我的回答是,个别情况个别分析。某件事情,可能是歧视,某件事情又可能不是。所以,我们讨论的,是个别事件。可能确实有人有这样的情绪,但他/她不代表整个社会。

归根结底,我们要问自己:你是谁?你作为一个个体,你是谁?从来就只有“我,和其他所有人”。从来就不存在一种“我和我们,你和你们”这样的情况。为什么要担心融入一个集体,为什么要担心别人歧视我、别人对我的看法?我,就是我,我不在乎你对我的看法。有这样强大的内心,才能做到不带着有色眼镜去看这个社会。总是假象自己是“受害者”,终将成为你想象中的“受害者”。

最后讲一个笑话:有个新移民说,别人问我有没有融入主流社会,我一想,我在上海的时候就TM从来都不是主流!

文章轉載自《中澳国际》

============================

【欢迎新闻爆料,洽谈合作!】《唐人街》主编微信/QQ: 287717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