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早上,悉尼时间9:55分左右,一名中年华人男子从Chatswood Chase顶楼纵身跃下,

在商场一楼展出车辆附近,血染一地。

然而,就在几分钟之前,他满身怒气地追了一名年仅14岁的少女几条街,

并将手中的尖刀刺进了女孩的身体。

这名男子是一名中国父亲,这名女子,却是他的女儿。

而就在出事的几天前,女儿却对父母大打出手!和父亲大声争吵,打破母亲额头,家暴父母,当庭认罪…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一家之主,杀女未遂,跳楼自杀

这场轰动全悉尼华人的家庭悲剧发生在上周日早晨,没有一个父亲不疼爱自己上辈子的情人,我想,也不会有一个父亲真的舍得将尖刀刺入自己亲生女儿的身体,

而这名52岁的父亲,却都做到了。

“救我,救我,他想杀了我。”一声尖锐的求救声响彻了Chatswood早晨的天空,一名年少的少女奋力奔跑在还并不是很繁忙的街道上,

她拉住周围的路人拼命呼救,

一边寻求帮助,一边不断回头观望,一边继续竭力逃跑,恨不得在肩膀上装上一对后视镜。

在她的身后,一名中年男子手握尖刀穷追不舍,口中用中文不断呐喊着什么。

这时的女孩已经身受刀伤,

鲜血从她的脖子沿身体流下,手上、衣服上、脸上,无处不是鲜红色的血液,就连头发也被涌出的鲜血黏在了一起。

周围的居民听到了呼救声,赶紧走出家门给予女孩帮助,在大家的协力下,终于安抚下了女孩并控制住了中年男子,

并将女孩送往医院救治。

在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后,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这名追杀女孩的中年男子,

竟然就是女孩的亲生父亲。

就在人们还沉浸在女孩得救的安慰和亲父杀女的诧异中时,在Chatswood的另一边,

一场血的悲剧,发生了。

不久之后,在Chatswood Chase商场内,“咚”的一声巨响把正在一楼购物的人们吓得逃窜开来,一名华人中年男子躺在了汽车展台前的血泊中,

一动不动。

群众们赶紧报警、叫救护车,救援人员到来后,检查了该男子的身体,向着周围摇了摇头,

该男子,当场毙命。

这名男子来自中国,今年52岁,经初步调查后发现,死者正是早晨追杀女儿的那位父亲,在追了女儿几条街之后,他选择在Chatswood Chase商场,

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一名52岁的中国老父亲,为何要将罪恶的杀念投向自己的女儿?为何又在仅仅几小时后自杀身亡?与其说,这是一场父与女的矛盾悲剧,倒不如说,

这是一幕中国式家庭教育的集体悲哀。

来澳十年,中国家庭支离破碎

据调查,这个华人家庭父与女的重大悲剧其实压抑已久,女儿没能成为父亲想象的模样,父亲也没能获得女儿的爱戴,一个不乖,一个不服,

父亲最终将刀,伸向了女儿。

十年前,一家人跨越南北半球,移民到了澳大利亚。为了这一天,父亲倾尽了所有精力,

只为让一家人能够来到国外过上更好的生活。

然而,在刚来到澳洲时,生活并不如意。

父亲在生活上处处碰壁,偶尔还得受当地人歧视,生活带来的压力未曾压垮他,他将自己的希望,

全都寄托在了自己女儿的身上。

中国家庭中的儿女,几乎无一例外,都继承了这样的希望。好好学习,成绩拔尖,孝敬父母,乖巧懂事,

这就是这位父亲对女儿的要求。

我们不难看出,这四个要求铸成了一个先决性底线——

不得反抗父母。

但父亲的希望真的那么容易实现吗?

随着父亲继续在澳洲奋斗,一家人的生活总算有了起色,在六年前,父亲通过双手的劳动,挣得170万刀澳币,

买下了在Chatswood的房子。

这四年间,他没日没夜的“搬砖”,为的就是让自己的家人过得更加富足,当然,也为了让女儿过得更幸福,获得更好的教育,但一切,因为这样“捆绑式”的家庭关系,

变得事与愿违。

在澳洲接受西式教育的女儿并没有如父亲所愿,听话乖巧丧失抵抗,反而愈来愈具有自我意识,愈来愈具备独立思维。父母所言,女儿开始有立场地反抗,见女儿不听老人言,

父亲便开始逼迫女儿执行自己的“指令”,

但女儿现在也算是半个澳洲小青年了,会使坏,会说谎,会离家出走,

唯独不会顺从。

就在上周三,7月3号,女儿甚至因为一件琐事,和自己的母亲大打出手,无意之中,将母亲的额头上划了一个口子!一时间,母亲的额头上血流不止,被家人紧急送去了医院就医。

女儿的这一行为,让这对迷茫的父母感到心寒。谁也不曾想过,自己的亲生女儿,会对自己下这么狠的手。在这次争吵中,女孩将家里闹了个底朝天,砸坏了许多家中的家居和器物,

让父亲和母亲都站在崩溃的边缘。

由于这起争吵,这名14岁的中国女孩也遭到了社区指控,她被指控“有实际身体伤害”、“摧毁或破坏财产”等罪名。上周五,女孩出现在Surry Hills儿童法庭,

并对这两项指控表示认罪。

警方在听证会期间提出申请,要求“禁止或限制”女孩对父母的行为。

然而,法院驳回了申请,

可就在这件事发生后的第四天,

一家人的怨念,爆发了。

7月21日周日上午,父亲在家再次与女儿发生严重口角,

而这一次,他掏出了尖刀。

一刀、两刀、三刀…发狂的父亲将这么多年的积怨化作杀意,不断捅向女儿,女儿疯狂地喊叫着逃出了家门,穿过门口的公园,血滴了一地,

不断向他人求救。

(女儿求救的公园)

丧失理智的父亲手握沾满血的尖刀在身后穷追不舍,直到周围邻居出面报警阻止,

才肯停下脚步。

蒙蔽了双眼的冲动消散后,父亲看着自己手中的尖刀,又看着倒在自己面前的年仅14岁的女儿,他傻了。

他在大街上放声痛哭,旋即逃离了现场。

几小时之后,发生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这名52岁,在澳洲用自己双手奋斗了十年的老父亲,在Chatswood Chase的顶楼纵身跳下,

身在异乡,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小编亲自来到事发地点 目前现场已经清理干净了。

14岁的女孩,在医院接受治疗后,目前情况已经稳定。但无法想象,当其得知自己的父亲在杀害自己未遂后自尽,

这对其一生会有怎样的影响。

人们不禁在想,造成这起悲剧的原因究竟是何,是不听话的女儿?还是固执己见的父亲?这当然不可怪罪于某个个体,这是一种思维的碰撞,

这是中国传统家庭与现代社会不融合所致的极端悲哀。

这样的教育,不止毁了一个家庭

上海卢浦大桥悲剧

前段时间,上海卢浦大桥上的悲剧让人无法忘怀。一名17岁的少年冲出了母亲驾驶的车辆,

快步跑到桥边,不假思索纵身跃下!

追随在其身后的母亲抱都没有抱住自己的孩子,

眼睁睁看着他命丧桥底。

这名少年还尚未走出未成年人保护法,却已退出了自己的生命。

在母亲打开车门的瞬间,孩子边冲了出来,

他跑向桥边的动作没有丝毫犹豫。

这一跃,究竟需要经历多少积怨、委屈和崩溃才能做得如此一气呵成,

在死亡边缘,他似乎丝毫没有畏惧,

仿佛死,才是一种解脱。

孩子跃下后,母亲目睹了儿子死亡全过程,她瘫倒在路旁,

双拳抢地,泣不成声。

据当时的新闻报道,这位17岁少年是因为在校与同学发生矛盾,受到批评指责后,又在母亲接自己回家的路上发生口角和争执,一时冲动,

酿成了如今惨剧的发生。

有网友表示,孩子的母亲不懂得教育,常年的“中国式批评”让孩子选择轻生。也有人表示,孩子不懂事,不懂得珍惜生命,也不懂得体谅母亲。那么,是谁有责任教育孩子懂事是谁有责任引导孩子理解母亲?又是谁有责任教育孩子珍爱生命呢?

这样的错误,永远都不是单方面的。

女儿远嫁,父亲自杀

在中国,许多家庭的观念便是,

孩子不乖,即是不孝。

子不孝,父之过,

这个父亲也就白做了。

之前,河南郑州一位六旬老人,因为女儿交了外地的男朋友,可能会离开自己远嫁他乡,

跳楼身亡。

据报道,这名老人起初决不允许女儿结交外地男友,但女儿为了自己的终生大事,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

违抗了父亲的“旨意”。

就此,在两人结婚之后,父亲甚至将女儿的全部家当从7楼扔了出来,

最终因受不了女儿远嫁而选择自杀…

这些,可以称作“教育”吗?我觉得不能,这只是“育”,毫无“教”可言。这样一出出悲剧并不是某一天两天的矛盾所衍生而出的,这是由长年累月的误会和隔阂慢慢滋生出来的。

中国式教育真的把孩子当作是孩子吗?

中国式教育中,没有孩子

由于儒学文化,中国人的族权意识和孝道意识十分沉重,这也让国人的公共精神方面有所欠缺。

中国教育最大的弊端是不宽容。

无宽容,则无自由。

无自由,还谈什么批判性思维、创造性思维。

无论你达成了什么目标,总有一个更高的目标在等着你。无论你取得了什么成绩,总会有人跳出来告诉你:你还有进步的空间,看,就在那里。你只感觉,从小到大,父母、老师从未发自内心地对你感到满意。

这些,都是许多中国父母压在孩子身上的重担,

所有的特点都是缺点,所有的苗头都是危险。

其实他们也不想去证明什么,他们唯独想证明的,

就是你“乖”。

目前,我国的家庭教育存在着一个很大的误区——教孩子学“乖”。

评价孩子时,动不动就说“你真乖”或者“你不乖”,将“乖”当成了教育标杆,具体就是听话,

按师长和家长要求做事。

但值得一提的是,

“乖”在英语当中并没有相应的词语。

但是,孩子真的会乖乖地被剥夺自己的独立思维吗?

我想不会那么顺利,由此,也有造成了许多中国家庭父母与孩子的矛盾。当悲剧一次又一次发生,许多中国式家长不知何时才能意识到这一点,您的孩子,是一个活生生的孩子,

而不只是,一个学生。

7月21日,一个来澳十年的中国家庭就此破碎,父亲用尖刀捅向女儿,杀人未遂后自杀。中国式教育与西式思维的碰撞在这起案件中提现的淋漓尽致,但最终,这位父亲依旧是纠结于孩子“不乖”,

导致整个家庭瓦解。

无论是中国的孩子,还是欧洲的孩子,还是美国的孩子,他们都是孩子,他们不是工具,不是玩偶,不是编程指令,

当然,也不仅仅是学生。

希望父母可以给孩子一定的宽容和自由,不要在你们一心想为孩子好的同时,

却让这个时代,毁了孩子一生。

—  E N 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