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的数据,2017/18财政年度,澳大利亚居民家庭【平均财富】首次突破百万澳元大关。

过去十年,澳大利亚的财富增长了37%。澳大利亚统计局首席经济学家Bruce Hockman表示,2017/18财年,家庭平均财富为102万澳币。而2005/06财年的这一数据还不到749,000澳元。

家庭财富增长的两大动因

房产和养老金是推动家庭财富增长的两大功臣。

截至2017/18财年,住房占澳大利亚居民财富的比例为57%,其中自住房和投资房分别占比42%和15%。养老金占澳大利亚居民财富的比例为18%,平均每个家庭的养老金账户余额已经增加至213,700澳元。

澳大利亚统计局首席经济学家Bruce Hockman表示,随着雇主强制缴纳养老金制度的逐步成熟,养老金余额正在缩小与住房的差距。

他说:“过去十年中,养老金持有量增长了90%,而房产只增长了大约37%。”

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家庭平均养老金账户余额在过去十二年几乎翻了一番。家庭平均养老金余额从2005/06年的112,500澳元增加至2017/18年的213,700澳元,增幅超过90%。

与此同时,房价的长期增长也进一步推动了家庭平均财富的上升。

Hockman说道:“尽管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住房价格于近期出现下跌,但是从长期来看,澳大利亚整体住房价格还是呈现持续增长的态势。自2005/06年以来,澳大利亚整体住房价格上涨了37%。”

然而,平均财富破百万的背后却是分配不均问题的加剧。在所有澳大利亚居民中,超过一半的人净资产只有558,900澳元或更低。

富人越来越富,穷人原地踏步

官方数据显示,富人越来越富。

Hockman说道:“2017/18年,澳大利亚最富裕的20%的家庭持有超过60%的财富,平均每户家庭财富高达320万澳币。”

“相比之下,中间20%的家庭所拥有的财富仅占澳大利亚居民总财富的11%,平均每户564,500澳元。同期,最低20%的家庭仅控制了澳大利亚居民总财富的不到1%,平均录得35,200澳元。”

换言之,最高20%的家庭平均净值是最低20%家庭平均净值的93倍,即320万澳币对比35,200澳币的差距。

过去十多年间,富有家庭已经获得了可观的收益,而生活在最底层的家庭却还停留在原处。

扣除通胀因素,最高20%的家庭平均财富从2003年的190万澳币跃升至320万澳币,增幅超过68%。

与此相反,低收入家庭在此期间的净资产并没有实际增加,2017/18年平均财富为35,200澳元,与2003/04年相似(34,200澳元)。

在发布会上,Hockman说道:“2017/18年财富分配不均的现象略有增加。并且,家庭财富分配不均现象要比个人收入分配不均现象更为严重。”

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是一个用于衡量财富分配不均的核心指标。自2015年以来,该系数出现显著上升。

整体收入增长缓慢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家庭平均财富增加,但是过去十年的收入增长缓慢。

2017/18财年居民家庭平均每周收入仅增加大约44澳币。相比之下,2007/08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的前四年,澳大利亚居民家庭平均周薪增幅为220澳元。

如果从“中位数”来看,数值更低,仅为每周899澳元。

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报告解释称:“这是因为澳大利亚中低收入家庭占比更大,而高收入家庭比例较小。”

超级富豪财富年增20%

澳大利亚统计局本次统计样本为2017年7月至2018年7月期间14,060户家庭。相比其他调研,本次调研在纳入超高收入群体方面做的更好。

澳大利亚统计局首席分析师Hockman表示,这次调研涵盖了超级富豪。

他说:“报告中包含了超级富豪的数据,但是我们不会针对这一级别单独发布数据。部分原因是数据容易用于个体识别。而澳大利亚统计局数据的可信度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我们保护并维持受访者对我们的信任。”

然而,从统计学的角度而言,本次统计样本不太可能纳入《“澳洲金融评论报》评选的最富有的200人。

这一群体的净资产总额为3418亿澳元,在过去一年增值了20%。自榜单创立35年以来,实际财富(扣除通胀)增长了17倍。

中产阶级财富缩水

一些专家表示,鉴于澳大利亚经济的规模,以及中产阶级和上层阶级的财富规模,200名超级富豪的缺席对贫富差距扩大的最终调研结果影响不大。

但是,对于这一立场也有不少经济学家表达了反对意见。

早在今年5月份发布的一篇文章中,政治经济学家Christopher Sheil博士和名誉教授Frank Stilwell在利用经合组织(OECD)和澳大利亚统计局的数据后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即澳大利亚最富有的10%群体掌握了全国超过50%的财富,较截至2016年的四年内比例显著上升。

相比之下,中产阶级所拥有的财富比例则出现下降。即40%-90%的居民家庭占澳大利亚整体财富的比例为47.1%,低于2012年的49.1%。至于最贫穷的40%的家庭,他们仍然只占国家财富的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