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一名华人女子利用职务之便骗取雇主近42万澳元,随后通过The Star和当地的RSL将款项取出。虽然被判入狱,并被要求支付10万澳元赔偿,但在最后一刻,律师成功上诉,她又获得了保释。 
49岁的马苏(Sue Ma,音译)在2017年4月至去年3月期间从前雇主WMA Water公司盗转了418,740.99澳元。周五,她在Downing Centre地方法院被宣判有罪时不禁流下了眼泪。 
马曾是WMA Water的办公室经理,她可进入公司网银系统,并负责将供应商的应付款明细输入到系统中。她对以欺骗手段获取经济利益的控告表示认罪。 
马女士曾39次输入了自己的个人银行账户信息,而不是公司供应商的账户信息。随后,她再从The Star赌场和Petersham RSL取出资金。 
在法庭上,警方检察官表示,“监禁将是唯一的惩罚”,并要求10万澳元赔偿。 
为试图减轻对马的判决,她的律师彼得里尼(Pietrini)声称,她的客户在犯罪期间有赌博瘾。 
地方法官法南(Clare Farnan)说,“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应接受这是一个缓刑的要素。” 
法庭获悉,这名有两个孩子的母亲在该公司工作时的收入约为11.5万澳元,后来因欠银行5.6万澳元的债务而宣告破产。
皮埃里尼律师告诉法庭,如果马能够接受强化惩戒令(ICO)而不是牢狱之灾,她就可以在其侄女的咖啡馆工作,且每两周偿还500澳元,这笔债务并不是“无法偿还的”。 
“如果她被关在监狱里,她就不能工作,也不能还债,”她对法庭说。法庭文件显示,马通过直接借记非公司信用卡并通过她自己NAB账户转账给某些供应商,导致她的诈骗行为在很长时间都没有被发现。 
马一共从WMA Water转入418,740.99澳元至自己的个人银行账户。虽然她从自己的账户向供应商支付180,130.26澳元,她还是一共骗取了238,610.73澳元的资金。
法官在宣判时表示,马的犯罪行为持续了“相当长的时间”,并指出马虽然赌博成瘾,但不认为这是犯罪的动机。 
马一开始被判处18个月监禁和9个月的非假释期时,也就是需到2021年3月11日起才有资格获得假释,同时她还被要求向WMA Water公司支付10万澳元。在听到宣判后,她低下头,静静地哭泣。 
但在最后一刻,她的律师提出上诉,她还是获得了保释。根据要求,她必须交出护照,并在每星期一到Marrickville警察局报到。 
马将于7月29日再次在Downing Centre地方法院出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