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后,即 8 月 23 日起,Zoom 在中国大陆将只保留一种销售模式:通过合作伙伴销售,即会畅 Bizconf、随锐瞩目以及尚阳 Umeet 三家公司,此前的直接销售、在线订阅等方式将全部取消。消息宣布后,即被外界认为是 Zoom 在中国市场的一次 大撤退 。

因中国关系,屡次被美方指责

疫情期间,在海外迅速崛起的主要有两大 App:TikTok 和 Zoom。今年 5 月,抖音及其海外版 TikTok 以将近 1.12 亿次下载量位列全球移动应用(非游戏)下载榜冠军。而 Zoom 以 9460 万次下载量排名第二,是去年同期的 43 倍。

5 月份全球移动应用(非游戏)下载量排名,来源:SensorTower

Zoom 由中国移民袁征创办,总部位于美国加州,是一家美国本土公司。财报显示,Zoom 2020 年第一财季总营收为 3.28 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的 1.22 亿美元相比增长 169%;归属于公司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 2700 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 20 万美元相比增长 134 倍。在疫情期间,Zoom 的营收主要来自美国及加拿大。

迎来前所未有的流量和新用户的同时,Zoom 也集中爆发了一波安全问题。其中,在 4 月份,Zoom 被爆出通过位于中国境内的服务器发送通话信号。多伦多大学的研究人员表示,即使呼叫者不在中国,Zoom 加密使用的密钥仍是通过中国服务器发送的。

考虑到 Zoom 可能有法律义务向中国当局披露这些密钥,因此这家主要服务北美客户的公司可能会引起关注。 研究人员表示。

Zoom 随后进行了版本更新,用户可以知道其会议数据通过了哪些地区的服务器。免费用户无法选择区域,将被默认分配到其所在的区域。付费用户可以选择进入或退出默认区域外的区域。

Zoom 的数据中心按以下地区分组:美国、加拿大、欧洲、印度、澳大利亚、中国、拉丁美洲和日本 / 香港。Zoom 保证: 中国以外免费用户的数据永远不会通过中国传送。

但在 6 月份,Zoom 因遵循中国政府的请求关闭一个涉及政治活动的账号,再次被外界猛烈批评。

结合当前中美紧张的双边关系和美国政府对华采取的一系列措施,即使袁征多次强调 Zoom 是一家美国公司,或许碍于其华裔身份,Zoom 都会是美国监管机构的重点 关注对象 。

与中国划界:业务易,研发难

不可否认的是,Zoom 在中国确实有大量研发人员,Zoom 在今年早些时候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中也表达过这一点。当时的 Zoom 认为,这对其来说是一个战略优势,能够使 Zoom 进行更多投资,有效提高产品能力。

Zoom 在上述文件中对急剧增加的支出成本做了说明,其中最大的开支是数据中心和托管电话的带宽。由于新用户的增加,Zoom 除了运营自己的数据中心,也在使用亚马逊 AWS 和微软云计算服务,并在 4 月份将甲骨文列为服务供应商。这些因素导致 Zoom 的毛利率有所收窄。

而雇佣中国的研发团队,Zoom 可以大幅降低运营成本。

根据国外招聘网站 Glassdoor 显示,中国入门级软件工程师每年平均工资约 34350 美元(约 24.4 万人民币),是美国同等级别工程师年平均收入的三分之一。在 Zoom 美国总部所在的加州圣何塞地区,软件工程师职位平均税前年薪为 135977 美元(约合人民币 91 万元),一位中国工程师每年将为 Zoom 节省 60 多万元。

截至 2020 年 1 月,Zoom 在中国的员工大多集中在合肥、苏州等地区,研发成员人数大约有 700 多名,大约占其总员工数的 30%,雇佣中国研发团队成本将为 Zoom 每年节省数亿美元成本。

Zoom 研发费率变化,数据来源:Zoom 财报

TikTok 与 Zoom 情况相似。但是,利用中国低成本研发带来的优势已不再明显,反而带来了一系列麻烦。

Zoom 可以避免在向美国客户出售产品时支付美国工资,从而提高他们的利润率。但是,这种安排可能会使 Zoom 必须响应中国当局的压力。 多伦多大学的研究人员表示。

7 月 30 日,美国国会民主党参议员布鲁门萨尔(Richard Blumenthal, D-CT)和共和党参议员霍利(Josh Hawley, R-MO)共同致信司法部,要求就 Zoom 和 TikTok 侵犯美国公民自由和与中国政府的关系展开调查。

两名议员在信中写道: 根据多份报告,我们极度担忧 Zoom 和 TikTok 已经向中国政府提供了美国公民的信息,并代表中国政府参与了网络审查。

目前,Zoom 的研发重心已经开始转向美国收缩。Zoom 在 5 月时表示,计划在未来两年内为位于凤凰城和匹兹堡的研发中心招聘 500 名软件工程师,这意味着当地研发团队将扩充 60%。

但对于 Zoom 来说,建立完全 去中国化 的研发团队是一项极耗时间和财力的事情,如何权衡还需要 Zoom 认真考虑。

转战印度,情况会变好吗?

与每个想要做大做强的企业一样,Zoom 本来就有一颗全球化的心。

疫情期间,25 个国家和地区的 10 万所 K-12 学校都在使用 Zoom。数据显示,Zoom 在海外的扩张速度超过了美国本土。其海外收入同比增长 246%,而在美国本土的增长率为 150%。Zoom 在亚太地区、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的收入分别占其总收入的 19%、18%和 17%。

印度用户使用 Zoom,来源:Zoom

Zoom CFO Steckelberg 表示,全球扩张是 Zoom 的重要行动。8 月 19 日,Zoom 宣布在新加坡设立数据中心,这是其在东南亚的第一个设施。至此,Zoom 在全球的数据中心数量达到 18 个。

而印度已经成为各国科技公司出海的首要选择。根据 IWS 数据,截止至今年 3 月,印度的移动互联网用户有 5.6 亿人,互联网渗透率为 40.9%。

据悉,Zoom 在疫情期间为印度的 2300 多家教育机构提供了服务。从今年 1 月到 4 月,Zoom 在印度的免费用户注册量增长了 6700%。今年 5 月,美国和印度为 Zoom 均贡献了 17% 的下载量,成为该应用最大的市场。

7 月下旬,袁征表示印度是 Zoom 的重要战略国家,承诺未来 5 年将在印度进行持续的增长和投资。

Zoom 已在孟买设立了办事处,并在孟买和海得拉巴设立了数据中心。近日,Zoom 产品与工程副总裁 Velchamy Sankarlingam 表示,计划在班加罗尔开设 Zoom 技术中心。同时,Zoom 正在大规模招聘 DevOps 工程师以及 IT、安全和业务运营人员。据悉,Zoom 计划将孟买员工数再扩大三倍。

但是,盯上印度视频会议市场的不止 Zoom。

据外媒统计,截至目前,美国巨头们今年向印度的投资超过 170 亿美元。其中,亚马逊在一月份承诺投资 10 亿美元,Facebook 在四月下旬投资了近 60 亿美元,谷歌在 7 月份承诺了 100 亿美元的投资。而其中绝大部分的投资流入了印度亿万富翁穆克什 安巴尼(Mukesh Ambani)的控股公司。

微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 纳德拉(Satya Nadella)与穆克什 安巴尼(Mukesh Ambani),来源:CCN

安巴尼旗下的公司 Reliance 在印度当地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并且不受有关数据存储和电子商务的许多法规束缚。Reliance Jio 是印度最大的电信运营商,用户达 4 亿。自 4 月下旬以来,印度电信平台 Jio Platforms 已筹集了超过 200 亿美元,相当一部分来自硅谷。

7 月初,Reliance Jio 正式推出了类似 Zoom 的视频会议平台 JioMeet。分析称,通过办公应用场景渗透更多用户是 Jio 的首要目标之一。

印度贸易联合会(CAIT)最初使用的是 Zoom 与各邦贸易领袖进行交流,但现在已经转向了印度本土视频会议服务平台 JioMeet。

由于隐私和数据安全问题,Zoom 在印度曾频频遭遇封禁。甚至印度政府官员已被命令禁止使用 Zoom 服务。

面对印度劲敌和趋严的政策,Zoom 未来能否继续其优势犹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