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跆拳道冠军费内奇(Simon Fenech)曾遭过杀手的枪击、也曾被刀刺中脖子,但真正让他戒毒的决心还是始于入狱后一番思考。现在费内奇正帮助其他人重新开始生活。

据《太阳先驱报》报导,每个戒掉毒瘾的人都需要强大的意志力。对于曾经的跆拳道冠军费内奇来说,他所经历的许多重大打击都没能让他戒掉毒瘾。他曾遭到黑社会杀手的枪击,也曾被12英寸菜刀刺入脖子。他在婚姻破裂后搬到一间肮脏的公寓,他的数十万澳元的工伤赔偿支票被“烧掉”,警察曾突袭他的汽车零件厂,他吸毒时每天花掉1000澳元。即便是在试图自杀前给弟弟和孩子写最后一封信时,他也没有想到戒毒。

真正让他开始戒毒的契机始于费内奇被关进监狱后的一番思考。

从瘾君子到拯救他人 前跆拳道冠军迷途知返

费内奇说:“我一进监狱,每天22小时被关在牢房里。远离了毒品,有很多时间思考自己曾经是谁。我需要清理自己的思绪,我要变成在吸毒成瘾之前的那个男人。在入狱之前,我不是与生俱来的坏人、瘾君子、罪犯。我只是迷路了。”

费内奇即将年满46岁。他曾经过着澳州人梦想的生活,他那时在西区有一栋漂亮的五居室房子,一个自己崇拜的妻子,一个年轻正在成长的家庭。他那时有着业余跆拳道的职业。

一次工伤导致他后背骨折,由于疼痛和行动不变,他只得服用强力止痛药和抗抑郁药。一年后,他几乎成了一个废人。一次,一个同伴给他带来一小袋冰毒,他的疼痛在过去一年内第一次消失了。费内奇在自己的新书《Breaking Good》中讲述了自己吸毒成瘾之路。

他说:“冰毒侵害着每个吸毒者,无论是谁。从第一次吸毒开始,它就开始扎根。如果我早知道毒瘾如此强大,那么我永远也不会尝试吸毒。那时我不知道毒瘾的顽固,只要一沾上冰毒,它就立刻让人上瘾。”从那以后,他开始用卖毒品的钱来供自己吸毒。

尽管多次被告上法庭,但他只是多次被判在社区改造,直到后来被判入狱一年。他先被关押在墨尔本拘留中心,然后在吉普斯兰(Gippsland)的富勒姆(Fulham)惩教中心入狱六个月。

他说:“监狱里犯人们谈论的都是垃圾,让人发疯。我可能应该早点入狱。那样的话,我的罪行可能还轻些,也许是无证驾驶或者毒品。”

费内奇说:“我真正需要的是强制性康复。我认为这是我需要的。老实说,这就是我真正想要的。”

费内奇说,尽管他决心改变自己的生活,但出狱后,他很容易地回到他以往的生活中。他说:“服刑期结束后,被释放回到以前曾犯罪和吸毒的地方。这几乎再次把人直接扔回犯罪的深渊。”

他在一个寄宿处付了房租,但那“更像一个毒窝,而不是一个回归正常生活的地方”。他每周只有60澳元来支付食品和交通费。

他说:“不能依赖福利生活,我在监狱里认识的多数人都想改过。但当他们出来时,确实就遇到难关。找工作就是最大的挑战。”

后来,费内奇得到来自Fruit2Work的帮助,这是一家向工作场所运送水果和奶制品的社区企业。从2017年开始,这家企业致力于帮助刑满释放人员。维州的再犯罪率几乎达到44%,其主要原因是无家可归和失业的双重障碍。

费内奇说:“没有工作,就没法为自己遮风挡雨。Fruit2Work向刑满释放人员提供的工作机会很有意义。”

从刚开始时凌晨2点包装水果盒到后来驾驶送货车,费内奇现在担任运营经理,帮助其他人像他一样重新开始生活。

费内奇说:“从他们被释放出狱开始,到他们领到第一张工资支票,再到让他们的孩子们重回他们的生活,这些都是我所经历过的。看着他们高兴地回家,开着自己注册的汽车,又能为家人买日用品。我感觉他们再次成为了社区的一员。”

在Fruit2Work运营的三年期间,没有任何雇员再进监狱,这家公司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帮助刑满释放人员的公司之一。

尽管疫情期间的禁足措施导致送货业务减少了三分之二,但该团队仍在尽力向多家厨房提供散装蔬菜,向处境艰难的人们提供食品包。在Flemington和North Melbourne公共公寓楼被严格隔离的两周期间,他们每晚提供了3000份饭菜。

费内奇经常到监狱里演讲,分享他的故事,希望自己能激励到别人。他说他最大的快乐就是看着人们对生活做出积极的改变,就像现在“我的生活是金子”、“有一个好老板、一个美丽的伴侣、或者再次拥有家庭、让我的孩子重新回到我的生活。(有了这些),你还会要求什么呢?”

责任编辑:李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