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薪工作,还有包括免费住宿和汽车在内的一大堆福利,就这样被善变的澳洲人傻傻错过了。
 

 

即使是没有什么技能的人,年薪也能达到8万澳元,而从事管理岗位的人赚上15万澳元也不稀奇。

 

这是那些哭着喊着要员工的农庄老板的看法,但很多澳洲人压根不愿意尝试。

 

前虎航(Tigerair)飞行员谢泼德(Matt Shepherd)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政府要让这么多人领救济金,现在外面有这么多农活在招人。”他即将前往昆州工作几个月,坐在舒适的拖拉机驾驶室里边吹空调边收割农作物。
 

 

在经历了多年的干旱之后,雨季带来了丰收。但新冠疫情却让人力枯竭了。

 

7月,全澳农民联合会(NFF)表示,今年农业可能人手不够,收割机驾驶员、农艺师、机修工、喷雾钻机操作员等职位都存在空缺。

 

体面的工资,丰厚的福利

 

山姆(Sam Heagney)是昆州-新州交界处Mungindi的South Bunarba农业公司的农场经理。
 

 

该农场位于Moree以北约100公里处,种植小麦、大麦、鹰嘴豆,还养牛。

 

他告诉news.com.au,该农场一般有大约10名全职员工,但在即将开始的冬季收获期间,需要多达六倍的人手。
 

 

而水果和蔬菜农场可能需要数百名额外的工作人员来采摘作物。

 

“农场的工作很多,不一定都是采摘,也可以是相当高科技的工作。现在的农业工作者已经不是那种穿着法兰绒衬衫手拿耙子的形象了。”

 

他说,“你甚至不需要有多高的技术水平,只要态度好,愿意工作,愿意学习新技能,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而且干农活可能相当赚钱,山姆说。
 

 

“一个农场新手的年薪就可以达到6万-8万澳元。之后还会往上走,一个农场经理可以挣10万-15万澳元。”

 

“除此之外,你还能得到住房,很多人还能得到一辆车,我们农场里有高速网络,看Netflix的网速比城里更快,一点问题都没有。”

 

尽管如此,山姆说,还是很难吸引人们从事农业。

 

他希望疫情造成的经济动荡可以拓宽一些人的职业视野。

 

飞行员都在开拖拉机

 

与此同时,农业不得不发挥创意来天不知雀。

 

其中一个办法就是雇佣被澳航(Qantas)和维珍航空(Virgin)等公司解雇的商业飞行员。

 

虽然航空业和农业似有天壤之别,但山姆坚持认为,这两个行业的技能非常相似,尤其是在驾驶大型收割机时。

 

“飞行员习惯于操作大型昂贵的机械,自动化程度高。这基本上是系统管理,这也是我们的机械所需要的。他们只需要坐在那里,吹着空调,操作电脑。
 

 

基本上都靠自动驾驶,唯一不同的是没有空姐给他们送茶。” South Bunarba的收割工作将持续四周左右,然后许多操作设备的工作人员将转移到另一个农场做同样的工作,直到1月份收获季结束。

 

「当咖啡师都要证书,太疯狂了」

 

4月维珍砍掉廉航虎航之后,当飞行员当了30年的谢泼德也随之失业。

 

“一般来说,大家会找其他飞行员工作,但现在有一大堆航空从业者四处游荡需要工作,所以人们不得不考虑转行。”

 

但飞行员想找其他工作并不容易,这位Tweed Heads的当地人说,“我只会开飞机,或者Uber。现在连当咖啡师都要有证书,太疯狂了。”
 
然后,他注意到有人在飞行员求职网站和Facebook上招聘农业工作者,他现在即将踏上昆士兰之旅,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操作收割机。

 

工资“还不错”,他说,虽然没有当飞行员那么好。

 

“有人给我的报价是每小时30澳元,虽然比不上航空公司,但肯定比我现在拿到的多,有赚总比没赚好。”

 

山姆说,由于经济不景气,农业员工队伍也变得更加多样化。“我们有18岁的高中毕业生,到开卡车的半退休银发族。” 他鼓励人们去试一试,即使他们的最终目标并不是在乡下定居。
 

 

“农场工作可以给你打下基础,帮助你日后从事其他农业相关的工作,可能是在城里,例如科学家开发新的小麦品种或新鲜农产品营销人员,或者其他。”

 

“如果你遇到了困难,这里有很多农业工作岗位,因为人人都要吃饭,农业永远不会不景气。”

对此,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态度呢?欢迎在下方评论区留言。

来自群组: 墨尔本东南区华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