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森政府本周将冒着与中国的关系进一步恶化的风险,推动立法,使其能够否决外国势力与州政府、地方议会或大学之间的新协议和现有协议。

推进外交关系法案,可能会使维州与与北京的“一带一路”协议解体,这恰逢澳洲表示,希望随着拜登(Joe Biden)入主白宫,堪培拉与中国的关系有望回温。

尽管联邦政府对澳中关系破裂的严重性感到担忧,但却决心在它所谓的维护主权所需的措施上坚持到底,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周日借拜登胜选之机发出了一个尖锐的信息。

在祝贺拜登的同时,莫里森邀请拜登明年访澳纪念《澳新美安全条约》(ANZUS)缔结70周年。

莫里森说:“自成立以来,澳新美同盟一直是我们澳洲安全的基石。”

“我们有一个共同的观点,一个和平的世界观和生活观。一个家庭可以和平稳定地生活在一起,可以满怀信心地追求自己的梦想,规划自己的未来的生活。这些都是我们作为两个国家所珍视的价值观。”

但澳中关系正处于新的低谷,北京威胁要再禁止数十亿澳元的澳洲出口商品,并通过媒体公开警告将惩罚澳洲。

随着双边关系的恶化,北京把堪培拉描绘成听命于美国的傀儡。

莫里森政府高层对此不置可否,但承认澳大利亚澳洲与美国拥有紧密的联盟关系,加上特朗普(Donald Trump)对中国的对抗态度,促使北京提出这一主张。

“他们选择从美国和特朗普的角度来看待我们,”一位高级消息人士说,“他们错了。”

澳洲希望在拜登入主白宫后,北京的这一攻击路线会减少,中国局势的一些热度会被消除。

但本周,当莫里森政府推进外交关系法案时,与中国的关系将再次受到考验。

该法案于8月底公布,将赋予联邦广泛的权力,否决新的和现有的协议,如2018年维州长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与中国签署的关于“一带一路”倡议的谅解备忘录,任何姐妹城市关系,或澳洲与外国大学的合作研究项目。

在这之前,华为被禁止参与澳洲的5G建设,谭保政府出台了《反外国干涉法》,莫里森呼吁对新冠病毒的起源展开调查,以及澳洲最近参与了与区域盟友的海军演习。

工党支持该法案的目标,但希望进行修改,称该法案起草得不好,并可能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

其中包括在没有适当监督的情况下,给予部长广泛的自由否决权,而且没有规定程序公正。

也就是说,部长不需要解释他们的决定,也没有审查或上诉的程序。

大学们非常担心这会影响他们维持富有成效的国际合作关系和维持澳洲世界一流的研究能力,以及相应的监管负担。

此外,还有人对其合宪性表示担忧。

影子内阁将在周一审议该法案,党团将在周二对其进行研究。

$1500亿对华贸易受阻!就因为澳洲做错了这两件事!

参与对华1490亿澳元出口贸易的企业正在敦促莫里森政府找到一个“断路器”来修补与澳洲最大贸易伙伴的关系。

澳中商会(Australia China Business Council)主席奥尔森(David Olsson)表示,政府应该更好地利用商界来帮助寻找“能够打破当前僵局的断路器”。

“数十年来,我们在个人和机构层面建立起了无数的关系和人脉,具有一定的分量和影响力,但至今这些都没有得到适当的利用。”

金杜律师事务所(King & Wood Mallesons)驻香港的国际总监奥尔森说,“现在是时候这么做了。”

上述评论是在上周五联邦贸易部长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 澳洲驻华大使傅关汉(Graham Fletcher)和澳中商会成员举行的闭门会议上发表的,他们的开会时间就在中国据悉要对澳洲出口商品实施全面禁令的几小时前。

有报道称中国将从上周六开始禁止进口澳洲葡萄酒、龙虾、铜、糖、木材和煤炭,这在受影响的行业中制造了巨大的焦虑。

周末并没有立即出现海关问题升级的迹象,但最近几周,葡萄酒、龙虾和煤炭都出现了滞留现象,来自昆州的所有木材也被禁止进口。

澳洲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说,贸易方面的麻烦是在莫里森政府拒绝了北京最近递来的两根“橄榄枝”之后出现的,这两根橄榄枝指的是中国驻堪培拉大使馆副馆长王西宁的讲话和另一位很有影响力的前驻澳大使傅莹的采访。

陆克文称,日本就是一个妥善管理对华关系的模范,“不像我们澳洲,对华关系常常大起大落”。

他告诉澳广(ABC):“莫里森应该向东京学习,未来的澳中关系应该以此为模板。”

而中国官员先是否认上周有关全面禁令的报道是“谣言”,随后又表示“减少进口澳洲相关产品是企业自己的决定”,并在周五表示,中国对外国进口的政策是“合理、合法的,无可指摘”。

在周五的会议上,奥尔森表示,这起事件展现了“对华贸易的残酷现状”。

“地缘经济学101现在成了所有董事和企业主的必备读物,”他呼吁政府与企业合作,共同制定一项现实的新对华政策,以应对中国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工党的贸易发言人金(Madeline King)也敦促政府举行论坛,“倾听那些严重关切澳中关系的企业领袖的声音”。

一个农业行业协会告诉《澳洲人报》,他和其他听取政府简报的人都对官方的对华政策感到失望。

在周五的商业会议上,贸易部长告诉企业,政府仍然“准备好并愿意在任何时间点与(中国)进行适当的政治对话和部长级交流”。

但他表示,这种接触必须尊重澳洲的“坚定立场”。

“澳洲和其他任何主权国家一样,将设法保护我们的利益、我们的机构。大家对我们的期望不该低于这条线,而我们对其他国家的期望也不会低于这条线。”他说。

尽管担心贸易恶化,但在中国最大的年度贸易展览上设有摊位的180多家澳洲公司中的许多公司表示,一切都很顺利。

上海澳洲商会的执行董事佩恩(Bede Payne)说,他的大量参展会员都已经签署了合同和谅解备忘录,并与大量客户接洽。

“消费者对清洁、绿色和安全的澳洲产品的需求似乎并没有受到损害。”

他说,澳洲1490亿澳元的对华出口支柱并未受到影响。

位于北京东南170公里处的中国北方最大的天津港的一位主管告诉《澳洲人报》:“我可以告诉你,铁矿石照样从澳洲运过来。”

远不只是龙虾!中国恐禁止进口所有澳洲海鲜!

一份外泄的莫里森政府备忘录警告所有渔民,他们已经被中国盯上了,在新的海关检测制度下,他们发往澳洲最大市场的任何海鲜产品都有可能会在清关时滞留两周甚至更长时间。

联邦你农业、水和环境部周五向业界披露的“紧急通知”警告称,每年7亿澳元的龙虾贸易不会是唯一被卷入贸易争端的海产品。

市场准入建议称,“托运货物的边境清关可能会出现重大延误,这可能影响到澳洲出口的所有海产品”。

该部门表示,新的海产品检测制度可能已经从11月6日开始实施,中国官方媒体已经把这一天确定为澳洲煤炭、大麦、木材、葡萄酒、铜、龙虾和糖面临禁售的日子。

11月6日已经过了,虽然中国并没有发布任何正式通知,但澳洲出口商也不愿冒着产品在港口或机场被拒之门外的风险向中国市场发货。

“实验室对[海鲜]样本进行分析所需的时间可能会延长到两周,”联邦农业部说,“现阶段,本部门得知,鲍鱼、大西洋鲑鱼和石斑鱼等其他渔业产品的出口都可能会受到影响。”

联邦农业部表示,中国官方消息不透明,它的消息来源于商业渠道。

就龙虾而言,该部门表示,据了解,任何活的海产品都有可能需要在中国入境口岸接受镉等重金属检测。

上周,澳洲一批价值超过200万澳元、重量超过20吨的活龙虾在上海浦东机场的停机坪上滞留了很多天之后,澳洲龙虾渔民才意识到对华贸易受阻,这个僵局迄今都还没有解决。

龙虾出口商报告说,他们的长期中国客户都接到了威胁,说如果他们继续采购澳洲的海产品,就将遭到制裁,而且中国官方会密切监督海鲜市场。

在对华贸易方面,农业部表示,尽管出货延迟导致了一些商业损失,但该部门将继续为符合《出口管制法》要求的货物提供认证。

“虽然本部门仍将继续为市场准入提供便利,并设法传递进口国最新和最准确的要求,但本部门鼓励出口商充分考虑自身的风险和可能蒙受的损失。”农业部说。

在中国没有就新的重金属检测制度提出官方意见的情况下,农业部正着手更新其《进口国要求手册》,并根据中国国家食品标准规定的渔业产品中污染物的已知最高限量进行更新。

代表澳洲最大龙虾企业的海鲜贸易咨询工作组(Seafood Trade Advisory Group)敦促莫里森政府“恢复与中国有意义的对话和沟通,以解决贸易中断的问题”。

该咨询工作组表示,龙虾行业已经开始计划将产品销往其他市场,但渔民们担心,由于对华贸易停摆,价格暴跌,他们连成本都收不回来。

被捕「中国代理人」退出自由党!如定罪面临最高十年监禁! 

一名被控准备实施外国干涉行为的自由党成员已经退出了该党的维州分部,因为外界纷纷要求他停职。

大洋洲越柬老华人团体联合会会长、墨尔本澳华历史博物馆董事会成员杨怡生(Sunny Duong)上周四成为第一个根据澳洲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反外国干涉法》被指控的人。

杨怡生被怀疑与北京的海外影响力部门——统战部存在联系。

一位未获授权公开发言的自由党内高层人士在周日晚间告诉《时代报》和《悉尼晨锋报》,杨怡生已经提出辞职,自由党也接受了他的辞呈。

包括维州自由党党魁奥布莱恩(Michael O‘Brien)和联邦后座议员威尔森(Tim Wilson)和帕特森(James Paterson)在内的自由党要人都呼吁自由党开除杨怡生的党籍。

安全机构的消息人士证实,反间谍机构ASIO和澳洲联邦警局(AFP)的调查至少部分集中在杨怡生涉嫌企图影响自由党维州支部人员的活动上。

现有证据表明,杨怡生所谓的计划参与外国干预,还只是在准备阶段,并未取得什么重大进展。

AFP指称杨怡生与外国情报机构存在联系,但它没有点名具体的国家。

杨怡生自上世纪80年代起就与自由党有联系,并在1996年作为该党候选人参加了Richmond州议员的竞选。

虽然他与自由党交往数十年,但资深自由党人淡化了他的影响力,称他从来都不是一个重要人物。

65岁的杨怡生在上周四被捕之前的几个月里一直没有回覆熟人的电话。

他上周四在墨尔本地方法院获准保释,并将于明年3月11日出庭接受委托提审。

杨怡生曾向一位同事抱怨说,他从海外旅行归来时被当局拦下,电脑和手机都被搜查了。

ASIO和AFP领导的反外国干涉特别工作组进行了长达一年的调查才实施了这次逮捕。

10月16日,AFP突击搜查了一些与杨怡生有关的墨尔本房产。

如果罪名成立,杨怡生将面临最高10年的监禁。

对此,不知道大家是什么态度呢?欢迎在下方评论区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