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16年前,马云在达沃斯年会上称:如果需要坐牢,我去。

马云这个“我去”,不是网络流行的感叹语,不是“我不去”的意思,而是“马云去”的意思。

就在那一年,马云启动支付宝,踏上了风险莫测的金融创新之路。

前不久,马云在上海论坛发言,剑指金融监管,一石激起千重浪。

于是中国人民银行、中国银保监会、中国证监会和国家外汇管理局对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马云、董事长井贤栋、总裁胡晓明进行了监管约谈。

约谈了。

同时上交所发布暂缓蚂蚁上市的决定。

舆情炸裂,许多人拿出小皮尺,开始测量马云与牢房之间的距离——有自称曾投资过蚂蚁的投资人现身,指蚂蚁的“资产证券化”风险过高,而且从蚂蚁这些年来服务的比例来看,只有20%是服务小微企业,80%全是消费信贷。把这番指控翻译成白话文,相当于指着马云的鼻头骂骗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马云究竟在干什么?他和监管的冲突意味着什么?

(02)

想知道马云和蚂蚁都干了些什么,须得知道,在蚂蚁提供服务之前,我们是怎样生活的。

没有蚂蚁的时代,你可能急缺一点钱周转,比如家人住院,你要的也不多,就是一万两万的额度,你也不是还不起,这种情况你怎么办?

你走进银行,说一声:你好,我爹病了,想贷一万块钱。

——银行会客气带你出门,向前一指,精神病院24小时不打佯,走好不送。

长期以来,我们没有个人消费业务,当民众遇到手边寸头紧缺,只能自己想办法。

只能民间借贷。

或是亲朋好友拆借。

民间借贷,意味着巨大的法律风险。而亲朋好友拆借,不仅有法律风险,还面临着亲情撕裂的现实。

中国长期以来处于贫困之中,金融救助服务缺位,是个关键要素。

不是说蚂蚁集团能够解决这个问题,但至少,马云给民众带来一个可能,一个暂解燃眉之急的渠道。很多人,包括了年轻人,曾从蚂蚁体系获得帮助。说过了,这个帮助只是暂缓燃眉之急,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人生问题——但如果你仔细看,所有对马云否定的观点,都是要求马云从根本上解决人生社会问题,如果不能,那么马云就是有罪的。

但蚂蚁的意义,旨在于活化社会肌体,加快资金流动。从宏观角度上来说,金融是一个国家的血脉,如果血管不畅,小焉者静脉曲张,大焉者蹬腿咽气,所以没有针对于民众的金融服务体系,国家的经济是一潭死水,民众处于匮乏之中。只有在针对于民众的金融服务体系出现,我们才可以吃饱肚子,一抹嘴巴冲马云破口大骂。

这年月,谁挨骂也不冤。

但蚂蚁体系还是有价值的,这个最好不要否认

(03)

当我们说蚂蚁有价值,是不是说对马云的指控就是瞎掰呢?

错!

坊间对马云的指控,可是说没一个字冤枉了他。

许多人,其实并没有用过花呗借呗。

如果你用了,猜猜会发生什么?

——你会瞬间接到无数电话,小妹妹,借了2000块信贷还不上是不是?莫急,哥子替你排忧解难,替你还这2000块。

真的假的?

真的,对方真的会替你偿还2000块钱的信贷——只需要你再跟他签署一份你欠他2万元钱的格式合同。

2000块钱的负债,突然间变成了2万……莫要怕,这2万块钱,也会有热心人替你偿还的——当然,你需要再签署一份欠对方20万的格式合同。

接下来还会有人替你偿还20万,但你的负债,已飙到200万。

你就借了2000块钱,买了盒黑人鞋油刷牙,不曾想2000块钱利滚利,滚成了200万,把你害到这境地的人,并不是马云,也不是蚂蚁,而是专一吮食脆弱者鲜血的坏人,可你已经没心情弄到那么明白了,高楼就在脚下,走过去,你就会融化在蓝天里。

假设蚂蚁服务了1亿人。假设这1亿人中,每10个人就有一个脑力不靠谱、遇到坏人就幸福流泪,让人卖掉自己并愉快替对方数钱的人——那就意味着,将有一千万人信用破产,濒临绝路。

一千万人听着不多,可全中国也才10几亿人口。1%的比例,意味你居住的公寓楼内,就有两个家庭被高利贷逼迫。你走在街上,两百米内就有十几个被黑信贷逼到走投无路的人。

可以说非常恐怖了。

如果一定要举个例子,针对于民众的消费信贷,相当于修筑一条路,让我们行走起来方便。可这条路上有拦路抢劫的蟊贼,还有高速飙行撞人的车辆。指控者把这些伤残累累的人士聚集起来,让你对修这条路的人,顿时疑窦重重。这么多的风险,他为什么还要修路?

(04)

再来说说监管。

监管,就是保护那些最脆弱的人,保护那些脑子糊涂,明明才欠2000块钱,就敢在200万借据上签字、让自己陷入绝境的人。

中国法律并不保护超过正常利率的高利贷——可糟糕的是,坏人往往具有极强的法律意识,反而那些脆弱的牺牲者,没有丝毫轨避风险的概念。

此前的监管,是100%监管。核心要义只有一个目标——不允许那些没有偿还能力、没有自我保护能力的人,借到钱!

可监管者并不知道谁才是那个没有偿还能力、没有自保意识的人。

所以最稳妥的监管——是让所有人都甭想借到钱。

所以我们这个社会,曾长期以来没有针对民众的金融消费服务体系。结果是,一来让国家陷入贫困危机,二来问题并没有解决,被钱逼到绝路的民众,求助金融服务不得而转入了刑事犯罪领域——穷国频发小钱带来的刑事重案,金融服务缺位是个很重要的原因。

至此为止,我们已经把问题梳理清楚了:

第一个:马云是吃螃蟹的人,社会需要针对民众的金融服务。

针对民众的金融服务,能够让许多人走出困境,也能够让国家和民族,走向强大。由此并不会带来什么社会问题,但会让一些社会问题的存量,转移到这个范畴并体现出来。

第二个:脆弱者需要保护。

有针对民众的金融服务体系,弱者会沦为高利贷的猎物。没有金融服务,弱者会沦为刑事犯罪的猎物,因为他们确实缺乏解决问题的能力,好的社会不能任弱者自生自灭,更不能以他们的牺牲为代价,而是要寻求针对于这类人的保护措施。

第三个,监管就是走钢丝。

金融不创新,经济会窒息。金融瞎创新,风险难逃避。治理国家就是高空走钢丝,在两难之间艰难取舍。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马云和监管不过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只有他们二者之间,才会相互理解。

回顾蚂蚁风波,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清浅的认知规律,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没有只有好处,却没有一点坏处的事物。人类社会总是向着更高阶的文明行进,而脆弱者也一定是个固定的比例,今天是别人,明天是我们。成就我们自身、国家及未来的,永远只有一个策略,强大啊强大,只有强大,不断的强大,我们才能化解问题,才能为弱者、及我们自身,寻找到最妥贴的保护。

 

来源:雾满拦江,ID:lwwuwuwu,图片来自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