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发文批钟南山,这是为哪般?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中国有句老话,叫秋后算账。

这不,刚立秋,人民日报就开始批钟南山了。

8月6日,人民日报发布重磅文章,批评卫生部和钟南山,以及缺乏自信缺乏文化的媒体,阻碍中医复兴17年,对于中医发展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健康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可以说,这是中国主流媒体第一次直面中医被多年刻意打压的敏感问题,或许这将揭开中医发展的一个序幕。

钟南山,一个成名于非典时期神一般的人物,这次德尔塔变异毒株之后,注定将走下神坛。

以前,谁要是说钟南山一个不字,那都是犯忌的,不被网友骂死,也会马上被删帖伺候,但是现在,三十年河西三十年河东,物是人非了

物满则盈,盈满则亏。

大红大紫之时,也必将是走向大祸临头之日。

现在,钟南山果然被批了。
我从没有写过一篇有关钟南山的文字,记得疫情当初,我是有冲动想写下他的,不为别的,就为他那句“可以人传人”,但是后来知道这是上峰决定,只是借他的口说出而已,于是便作罢。倒是写了几篇有关张文宏的文章,他的清流,他的坦诚,他的不欺负弱小,都是我所欣赏的。

关于钟南山,他走了一条特殊的路,从非典时期的板蓝根,到新冠病毒的连花清瘟胶囊,我不知道这是一条多少人充满着期待但却望眼欲穿的用失望铺满的路?

有通过板蓝根拯救出被非典死神的虎口里争夺回来的生命吗?我不知道,从未见有过报道;有通过清瘟胶囊救赎出被新冠病毒的恶魔夺去的灵魂吗?我也不知道,也没见有啥报道。

但这一点也不影响钟南山成为神一样的人物,因为有强大的宣传机器,你不想红都不行。舆论能造神,但也能杀神。这不,钟南山终于走下了神坛。

平心而论,我对钟南山并没有什么恶感,只是感觉他广告做的有点太直白了,也太猛了,甚至有点粗糙,使得我这个曾经的广告人有点看不下去了。

当然更多的中国人是看不出来这一点的,依然如醉如痴地如韭菜爱镰刀般地热爱着这个神一般的人物,只是当国家主流媒体批判钟南山的时候,来不及脑筋急转弯而会闪了腰,就像“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一样的赶脚。

中医,这是一个古老而又年轻的话题,一般人是不敢触碰这个话题的,就像一般人不敢触碰转基因的话题一样,因为势必会造成撕逼甚至撕裂。

认知的差异必然会带来观念的冲突和激辩。在信息的鸿沟里,不用的深度必然会有不同的体验和不同的观感,这是一定的。就像我们老家的小河沟和马里亚纳海沟的深度注定不同一样。这是没法交流的,不在一个层级。

但不可否定的是我对中医有着特殊的好感,因为被医院死神判定活不过半年的家父却被中药支撑多活了五年,藉此我也多了几年的孝道以慰藉我被生活的兵荒马乱所烦扰的心。

不能不说中医有着它独特的博大精深,但可悲的是被一些利欲熏心的官老爷给扼杀了,因为中药实在是卖不上好价钱,远道的和尚好念经。

看到有关报道,新冠病毒竟然被我们曾经的耳熟能详的土霉素给治好了,但现在还能买到土霉素吗?

早改成一个洋名而卖高价了。这就是国人的一种见利忘义的可悲之处了。

当人们没有了信仰,注定精神会被掏空,从而变成行尸走肉一般的躯壳。当人人都向钱看而忘了舍身取义的立身之本,这个社会还能好吗?是谁把人变成了金钱的奴隶?不敢多说了,再说多了这篇文章就会变成了惊叹号。

人日批钟南山,这或许透露出一个信号,要回归中医。

回归中医我不反对,但不能因噎废食,不能不是左就是右,要力求平衡,要真正做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

这才是一种平衡之术。

要百花齐放,而不能一个大好的院子,只允许种一种花草,岂不是有点可惜?

钟南山走下神坛不可怕,他本来就是一个凡人,尽管他做了一些于国于民有害的事,但可怕的是把他打成“臭老九”,甚至“汉奸”、“卖国贼”,那就有点悲惨了,更有些可悲了,这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健康医药澳洲新闻

重磅!澳大利亚将至7万例,千人接种加强针后报告不良反应!悉尼吹响封城警告,死亡病例一夜翻倍!墨尔本进入“非正式封城”,CBD遭殃

2022-1-18 23:16:01

健康医药

死亡人数22人!维州医疗系统全面进入“棕色代码”紧急状态!卫生当局预计新一轮感染高峰很快到达!德约科维奇最终被驱逐出境!

2022-1-19 22:25:1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