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着“钞能力”的俄乌谈判中间人:曾向叶利钦推荐普京,竟有人敢对他下毒?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3月29号俄乌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开启了第五轮谈判。在会谈上,东道主土耳其敦促双方达成停火协议:“这对大家都好。”

虽然上图中的人物大家可能都不熟悉,但是这轮会谈出现了一位令国际时政新闻记者都感到些许惊讶的人,切尔西的老板,俄罗斯寡头阿布拉莫维奇。这难道不是体育版或者财经版的新闻人物吗?

他并不是俄罗斯代表团的官方成员。俄罗斯发言人佩斯科夫没有具体说明阿布谈判桌上在做什么,但表示莫斯科“同意”他的参与,以便在双方之间进行协调。乌克兰驻英国大使瓦迪姆·普里斯塔伊科告诉BBC,他不知道阿布在谈判中“说了或正在做什么”。

阿布拉莫维奇被外界熟悉更多是因为他切尔西足球俱乐部老板的身份,但实际上他还有比这更重要、更有地位的身份:“普京的亲信”。他同时也是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都退让三分的人,俄乌冲突以来,他被欧盟和英国制裁,但却唯独没有出现在美国的制裁名单上,原因是来自泽连斯基方面的请求。
俄乌冲突以来,这位切尔西老板可没闲着,据说一直在为和平解决俄乌问题而四处奔走。现在更是直接出现在了俄乌谈判的现场。佩斯科夫称,“为了在双方之间进行接触,需要得到双方的批准,而对于阿布拉莫维奇来说,这种批准是双方都有的。” 
俄乌谈判中毒事件的幕后黑手
在本次会谈前,《华尔街日报》和调查新闻机构 Bellingcat报道,阿布和其他两名乌克兰官员3月3日在乌克兰首都基辅的一场俄乌谈判中“中毒”。在那次会谈中,阿布,乌克兰议员鲁斯特姆·乌梅罗夫和另一位未透露姓名的外交官在谈判期间吃了巧克力和饮用水后出现身体不适。当天的会谈持续到当晚10点,夜间,这些人开始出现症状,包括视力受损和脱皮,疑似中毒。接下来的一周症状逐渐消失,阿布在土耳其接受治疗后目前已经康复。
在场的一位人士告诉《纽约时报》,症状非常严重,以至于阿布问给他做检查的科学家:“我们是不是要死了?”一位接近泽连斯基的消息人士告诉《金融时报》:“他们第二天完全失明了。”“我们没有确定这种物质。不知道谁是幕后黑手,但看起来阿布是主要目标。”
Bellingcat也表示阿布是此次“中毒”事件的主要目标。Bellingcat的首席俄罗斯调查员克里斯托·格罗泽夫称“剂量不足以杀死这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最有可能的目标是阿布拉莫维奇。这逻辑上说得通。”
“我的意思是,他自愿扮演一个诚实的中间人角色,但其他寡头已经宣布独立于克里姆林宫的立场并批评战争。”“因此,不要加入持不同政见者的行列,不要扮演诚实的中间人,这很可能被视为对他们的警告信号。”
化学武器专家分析说,使用的有毒物质剂量和类型“可能不足以造成危及生命的损害”,而是旨在“吓唬受害者”。阿布中毒事件目前并未有实锤,也没有证据表明“投毒者“是俄罗斯方面还是乌克兰方面,但Bellingcat和《华尔街日报》都认为这是俄罗斯强硬派给阿布的警告,让他不要背叛克里姆林宫。
俄罗斯方面,发言人佩斯科夫否认了阿布的“中毒”,表示这种新闻是“信息战”的一部分。乌克兰总统办公室顾问波多里亚克称,“现在有各种猜测和阴谋论”。俄乌谈判乌方代表团成员乌梅罗夫敦促人们不要相信“未经证实的消息”。

佩斯科夫
而在本轮的俄乌谈判中,乌克兰外交部长德米特罗·库莱巴警告说:“我建议任何与俄罗斯谈判的人不要吃或喝任何东西。”一位乌克兰记者说,今天会议的开始是“冷淡的欢迎,握手都没有”。乌克兰方面看来是心有余悸地防着俄罗斯啊。
阿布的多方斡旋
自俄乌冲突以来,阿布一直在泽连斯基和普京甚至是美国总统拜登之间斡旋。克里姆林宫上周首次承认阿布正式参与了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早期谈判,但现在已不是官方团队中的一员。

据英国媒体报道,阿布是应乌克兰方面的请求,参与谈判,尽快化解冲突,回归和平。
本月早些时候,阿布还见了前德国总理格哈德施罗德,试图与普京达成和解。多位消息人士称,他们是在施罗德下榻的一家莫斯科豪华酒店会面的。据德国《图片报》报道,这位亿万富翁通过侧门进出,以免被发现。会谈持续了“几个小时”,据说那天晚些时候,施罗德在克里姆林宫受到了普京接见。
上周三,阿布曾亲自将泽连斯基写的一封概述和平条款的信件交到普京手中。《泰晤士报》报道,普京看后对这位寡头说:“告诉他我会揍他们。”随后,回到土耳其的阿布与乌克兰的代表乌梅罗夫进行了交谈。据悉,阿布和乌梅罗夫曾乘坐私人飞机,在基辅见了泽连斯基。
上周,美国总统拜登访问波兰,阿布也亲自前往,成为了普京和拜登之间的桥梁。在29日的会谈前,他还与这次会谈的调停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交谈。
逃过美国制裁
《华尔街日报》23号爆出消息称,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军事行动后,美国财政部官员本月早些时候起草了一套包括针对阿布的制裁措施。这项计划原本是要与英国和欧盟的制裁同时出台。然而,就在准备宣布这些制裁之际,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告知财政部暂缓宣布有关措施,原因是“泽连斯基在最近的一次通话中建议拜登暂缓对这位寡头的制裁”。 
通话中拜登曾就一系列制裁措施征询了泽连斯基的意见,其中包括针对阿布的惩罚计划。但乌克兰方面认为阿布是俄乌会谈的重要中间人,所以请求美国不要制裁。

对于这个报道,美国财政部和乌克兰总统办公室都拒绝评论。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艾米莉•霍恩说:“我们不会公布拜登总统和泽连斯基总统之间的私人对话。”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说:“我们的乌克兰合作伙伴和他们的俄罗斯同行可以通过多种渠道进行对话和外交。”但也没有进一步谈论细节。
阿布的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为了谈判的顺利进行,对谈判过程和阿布拉莫维奇的参与进行阻扰都是没有帮助的,”“正如之前所说,基于请求,包括来自乌克兰的犹太组织的请求,阿布拉莫维奇一直在尽其所能支持旨在尽快恢复和平的努力。”
从孤儿到普京亲信
在俄乌会谈中,阿布的重要性似乎远超想象。这位寡头试图把自己当作基辅和莫斯科之间的一个认真且值得信赖的传声筒。但批评他的人认为,他是在哗众取宠,最终目的其实是为了拯救他的商业帝国。
1966年,阿布出生在伏尔加河畔的一个北方小镇。当时的世界是美苏冷战。1岁时,母亲就因为怀二胎后流产去世,两年后,父亲也在建筑事故中去世,3岁的阿布彻底成了孤儿。他被居住在寒冷的科米共和国(原为苏联自治州,现俄罗斯联邦主体国家之一)的叔父抚养长大,幼年生活并不宽裕。他曾告诉《卫报》:“说实话,我不能说我的童年不好。在你很小的时候对东西是没有分辨的,一个吃胡萝卜,一个吃糖果,其实两样都很好吃。作为一个孩子,你无法分辨两者的差别。”

20世纪80年代后期,阿布和第一任妻子奥尔加结婚。他拿着岳父给的两千卢布结婚礼金,倒卖黑市上的香水、除臭剂、牙膏(计划经济时代这些尚属违禁品),赚取中间价。之后他又从事过玩具和汽车零部件贸易,甚至炼油、养猪等,生意包罗万象。在苏联解体前,他至少创办然后出售了20家公司,就这样完成了最原始的资本积累。
90年代苏联解体,阿布抓住时机,开始建造自己的商业帝国。1994年12月,做生意已经小有成就的阿布,认识了叶利钦团队的核心成员——俄罗斯金融寡头鲍里斯·别列佐夫斯基。在别列佐夫斯基的牵线搭桥下,阿布能接触到叶利钦本人。

左为别列佐夫斯基
当时,俄罗斯政府对大量国企进行私有化。阿布和别列佐夫斯基说服了叶利钦将一家原油生产商与一家炼油厂合并,并把经营权给到阿布和别列佐夫斯基。1995年8月,叶利钦颁布法令,创建了西伯利亚石油公司。1995年,阿布在拍卖会上以大约2.5亿美元的价格从俄罗斯政府手中拿到了俄罗斯天然气工业石油公司的前身西伯利亚石油公司(Sibneft)的控制权。这场拍卖也是受到了控制,阿布的竞争对手们被各种手段阻挠,拍卖价格也被操纵。
2005年,阿布以119亿美元的价格将其卖回给政府,赚得盆满钵满。不少俄罗斯媒体指责他窃取了本属于人民的国有资产。
在收购石油公司后,阿布还凭借与叶利钦的密切联系,相继控股了俄罗斯铝业公司、俄罗斯民用航空公司等。他也因此成为上世纪90年代俄罗斯最有名的寡头之一。去年,福布斯估计他的净资产为145亿美元,这使他成为俄罗斯第11大富豪。
因为和叶利钦家族的亲密关系,阿布还曾在克里姆林宫拥有属于自己的一间公寓。

迎来新千年,叶利钦离任,普京继任。英国媒体Dailymail称有消息指出阿布拉莫维奇是第一个向叶利钦推荐普京成为继任者的人,在帮助普京继任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普京上台后,对俄罗斯寡头们是非常不友好的。他明确警告寡头们不要干预政治,而在随后的一系列行动中,叶利钦时代的一系列寡头全部被击败,要么进了监狱,要么流亡国外,要么先进监狱再流亡国外。阿布曾经的好搭档别列佐夫斯基流亡了英国,2013年在公寓中离奇死亡。
阿布在普京对寡头们的清洗当中活了下来,甚至还去当了官。2000年,他被选为俄罗斯东北部楚科奇州州长——这是俄罗斯人口数量和密度最小的联邦主体,贫困,荒凉。

阿布就用钞能力改变着这里。据彭博社估算,从2000年到2008年的八年任期内,阿布莫维奇为楚科奇投入了超过25亿美元的自有资金。改善了当地的基础设施和人民生活条件,备受好评。在离任时,阿布拉莫维奇的发言人称阿布拉莫维奇和他的集团仍将继续在楚科奇州投资产业,扶助当地人过上更好的生活。
也许与其他寡头不同的是,阿布不只是想着赚钱,还会审时度势的配合政府,回馈社会。

州长期间与普京的见面
以“钞能力”获得西方认可
而在国外,阿布则是通过切尔西树立起了自己的名望。2003年,阿布出资1.4亿英镑收购了伦敦西部最大的足球俱乐部切尔西,在足球世界中一举成名。随后的近20年,他用“钞能力“改变了欧洲足坛,花重金购买球员,为球队投入,只为冠军。这一方法后来被很多富豪模仿复用。

切尔西在他的打造下获得英超冠军,欧冠冠军,到最后实现全满贯。球迷们将他称为“切尔西最重要的男人”。和别的俱乐部算钱精明不同,阿布在英国媒体中的形象是慷慨无私的。但今年3月,自从阿布被制裁以后,就被英国贬低到了尘埃里,逼迫出售俱乐部。
在宣布出售俱乐部的声明中,阿布表示入主切尔西从来不是为了金钱,而是为了纯粹的热爱。即使俱乐部还欠着他15亿英镑,阿布也表示不再追讨,还会将出售俱乐部的所得捐给受俄乌冲突影响的乌克兰民众。
在俄罗斯赢得2018年世界杯足球赛主办权的新闻发布会上,普京就赞扬了阿布对俄罗斯足球发展得推动作用,并建议他用“公私合营”的方法筹备这项赛事。普京笑着说。“毕竟他在股票上有很多钱。”
除此之外,犹太人的身份也是他获得西方世界认可的一大原因。2018年,在怀疑俄罗斯特工于伦敦郊区向前俄罗斯间谍斯克利帕里投毒谋杀,导致多人中毒的“间谍毒杀案”之后,英国当局推迟了阿布的商务签证续期。他转而求助于以色列,在那里他的犹太人身份允许他入籍。
他的慷慨捐款行为也为塑造了非常正面的形象。他为以色列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认捐至少1000万美元,该组织曾致函美国不要对阿布这位主要捐赠者实施制裁,称这将“伤害以色列和犹太世界”。犹太团体在西方世界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阿布能在他们当中获得名望,对他的帮助是巨大的。
“西方和普京都需要的人”
俄罗斯国际政治鉴定研究所所长叶夫根尼•明琴科形容说,乌克兰政权非常分散,就像一个股票在多个群体之间分配的股份公司,第一个群体是持有否决股权的美国,第二个群体是受强权保护的激进民族主义者(如今大概是影响力排第二的群体),第三个群体是泽连斯基的团队及身边的人,第四个群体是乌克兰大型企业代表,其影响力可与第三个群体相提并论。
第四类群体中有很多犹太人,其中就有帮助泽连斯基开启政治生涯的乌克兰富豪伊戈尔•科洛莫伊斯基。俄方需要人员和这些群体沟通,而阿布就特别适合和企业代表会谈。

外加上面说到的,从叶利钦时代起,阿布就游走在最高领导之间。还在政府当过官,这些都证明他足够聪明和有手段。在西方世界里,名望和人脉皆有,更容易被接受。并且,对于同是犹太人的泽连斯基来说,阿布不算“外人”。总之,阿布给自己营造的声望就是一个“西方和普京都需要的人”。
在收购切尔西俱乐部时,阿布曾说,“我相信人们会关注我三四天,但一切都会过去的。他们会忘记我是谁,我喜欢这样。”也许是这样的低调行事,让阿布成为了叶利钦时代唯一幸存到现在的寡头,但随着俄乌谈判的逐步深入,阿布已无法再保持低调了。
在俄罗斯总统普京身边的所有富商中,能在与克里姆林宫高层关系紧密的同时又受到西方国家认可,也许只有拥有俄罗斯、葡萄牙和以色列国籍的亿万富翁阿布。这样一位足球老板,靠着多方的共同信任,成为了推进和谈的中间人。但是从“中毒”事件来看,阿布的行为一定触碰到了那些不希望“俄乌”停战的鹰派人的利益,而不希望停战的人,可能是美国人,可能是乌克兰人,也有可能是俄罗斯人。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国际新闻

普京不等了,俄罗斯开始狠狠报复!

2022-3-11 11:31:10

澳洲新闻

曾助澳获中国供应防疫物资 矿业大亨计划再度访华 | 澳洲唐人街 澳洲新闻

2021-1-22 1:49:0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